【TechWeb】12月19日消息,据美国财经网站CNBC报道,此前负责亚马逊国际业务的高管之一迭戈•皮亚肯蒂尼(Diego Piacentini)在休假2年后,离开了公司。  

亚马逊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皮亚肯蒂尼从2016年开始为期2年的休假,为意大利政府工作。在他的项目于10月份结束后,他决定不再回到亚马逊。

皮亚肯蒂尼是从苹果公司跳槽到亚马逊的,他是亚马逊最大的员工股东之一。据报道,当时的苹果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还嘲笑他加入了一家“无聊的零售商”。

在亚马逊任职的16年期间,这位出生于意大利的高管被认为是公司首席执行官(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高级副手之一,他直接向贝索斯汇报工作,并成为其称为“S-Team”高级领导团队的一员。(小狐狸)

文/廷廷

在中关村原ofo北京办公总部的理想国际大厦的20层的门口左侧墙壁上,悬挂了一张配有丘吉尔照片的电影《至暗时刻》的海报:“没有终局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重要的是继续前行的勇气。”

今年5月的员工会上,戴威曾将ofo现状比作了电影《至暗时刻》中丘吉尔面临的处境,并向员工表示:“如果不愿意战斗到最后,现在就可以退出。”

此后,戴威及其ofo跌跌撞撞的度过了六个多月。在11月28日,戴威发表一封内部信,称“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但问题是,现在对于ofo来说已经不是最困难的时候,而是最危急的时候——发生挤兑性退押金对于绝大多数企业来说都是致命打击。

2018年12月18日20时37分,ofo排队退押金用户已突破一千万人。

若以每人99元计算,ofo需退还押金9.9亿元,若以每人199元计算,那么ofo需要退还押金总额高达19.9亿元。

“你可以关注下,这个排队数字是在逐渐往前走的,现在应该已经有用户接到退款了,我们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想对外表明我们会退款押金的这个态度。”对于外界对ofo的质疑,ofo内部人士对网易科技表示到。

ofo现在能拿出10亿元吗?排在后面的用户能拿到钱吗?或许只有戴威和ofo高层知道这个答案。

押金难退已成行业公开秘密

共享单车的押金问题从2017年拖到了2018年,现在眼看就要带进入2019年。

据央视315报道,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很多共享单车用户经历了共享单车押金退不回来的情况。中消协调查发现,70家共享单车平台中有34家倒闭,而其中仅对酷骑单车的投诉就多达21万次,涉及金额10亿多元。

而已经“出事”的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等公司倒闭后依旧无法归还用户押金的行为表明:挪用押金是共享单车行业普遍存在的规则。

虽然交通部、中消协多次约谈共享单车企业,单车企业也多次声明,“我们已与XX银行签订第三方托管、转款专用。”但此前曾有多位业内及银行人士对网易科技表示,银行对共享单车企业的押金并没有监管权利。此外,大多数共享单车企业开设的仅为一般存款账户,并没有采用所谓的第三方托管的转款专用存管方式。

共享单车的押金规模有多大?目前并没有一个权威的说法。但去年8月份,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了一份《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数据显示,保守估计,在去年8月这个时间节点,共享单车行业的存量押金规模近100亿元。

在这百亿级别的押金中,有多少被挪用,我们虽然不得而知,不过中消协在2017年12月20日发布的建议中指出,悟空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共享单车企业因资金链断裂等原因相继停止经营,未退还所收押金、预付费逾10亿元,涉及消费者数百万人。

此前,《财新周刊》曾报道称,ofo用超过30亿元的用户押金支付了供应商货款,而摩拜方面亦使用押金超过40亿元。

不过,ofo和摩拜方面多次否认这一说法,戴威也曾在采访中称,“对于目前已经收的押金,我们是一分都不没有动过。”摩拜也已经实行免押金政策。

但多位业内和银行人士却对网易科技表示,“挪用押金在行业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早在去年2月,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小蓝单车的押金一大部分是留存用于客户的退款需求,而其他一部分则用于生产车辆。

酷骑单车前CEO高唯伟也曾表示,“我们当时和民生银行签署押金存管的协议,但是并没有实际的对接。现在的押金由公司保管,只是有一部分用于了公司运营,购买车辆了。”

押金被银行第三方托管真的有用吗

去年8月,交通部、央行等十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

《指导意见》称,企业对用户收取的押金、预付资金,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加快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

但小鸣、酷骑、小蓝等公司先后被曝出押金难退的情况表明,并不是所有企业都会遵守这一规则。

在去年,某共享单车企业创始人对网易科技表示,该《意见》的也只是指导意见,并不具备强制力和法律拘束力。此外,多位法律专家也曾对外表达了此类看法。

小鸣单车前CEO陈宇莹此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共享单车的押金主要是企业自己在监管,“我们和各地的行业协会都有签订管理办法,之前有提过分城市(监管)等各种意见,但都没有落地的文件,目前的指导意见并没有明确具体应该如何监管,所以我们也在等,每家(共享单车企业)应该都是一样的。

据悉,去年9月,小鸣单车曾坚称其押金账户开设在华夏银行,账户的性质为银行托管的资金账户。但经广东省消委会向银行方发函了解,其开设的资金账户为一般账户,并非第三方监管的银行专用账户,其收取的消费者押金没有实施银行托管。

酷骑单车曾称在民生银行设置了“专门账户”。但据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透露,酷骑单车在民生银行开立的只是一般存款账户,银行“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

小蓝单车在回应交通部的《指导意见》时,曾宣称已与招商银行签署资金托管协议,严格区分用户押金与运营资金。但小蓝单车虽然被滴滴收购资产,但依旧没有解决拖欠用户押金问题。

多个地方政府已出台指导意见

共享单车的押金该如何处置,一直处于“灰色地带”。但政府部门一直在行动。

2017年12月18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就小鸣单车提起公益诉讼,2月21日,中消协向公安机关提交了刑事举报书,举报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及其主要负责人涉嫌刑事犯罪,申请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此外,去年底,中消协表态称,建议对共享单车等电子商务经营者收取押金、预付费的立法规制。

对保护用户资金安全,交通部等10部门2017年8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了多项措施:一是鼓励采取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二是对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设立及专款专用、接受监管等内容作出了原则性要求,三是加快实现“即租即押、即退即还”等模式,四是要求运营企业涉及的资金结算业务,必须通过银行或者非银行支付机构来提供。

此外,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多个地方政府出台的指导意见,采取了与10部门《指导意见》相同的措施。在部门责任的规定中,天津市文件提出,“市交通运输委、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天津银监局,根据各自职责,负责企业经营行为、资金专用账户和金融机构的监管,防范承租人资金风险”。上海市文件提出,“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上海银监局加强对企业资金专用账户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

但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宋刚却在接受新华网的采访时表示,,尽管有诸多法律法规的限制,用户的权益却并没有得到有效的保证。现在我国第三方监管体系建立还不完全,不返还押金最多算是违反了对用户的承诺,承担违约的相应责任,而该项资金是否被监管,就目前而言,尚未有相关强制性规定。

ofo的自救

进入9月份,ofo面临的资金难题就越发严峻。

而资金链危机也使得与ofo相关的诉讼和纠纷增加。7月底,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一家ofo小黄车的智能锁物联网通信服务商称,因ofo拖欠其通信服务费,将对300万辆小黄车智能锁陆续暂停服务。

在供应链方面,8月31日,上海凤凰已经发布诉讼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凤凰自行车2017年与小黄车运营方东峡大通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截至起诉日,东峡大通仍拖欠凤凰自行车6815.11万元。同时,ofo也与多个供应商起纠纷;还被列为逾20起案件的“被执行人”,涉及金额超5360万元。

在物流方面,根据公开信息,ofo目前拖欠德邦、百世物流、云鸟等多家企业上亿元快递费。

今年10月,界面新闻称,收到一份约半年前ofo的负债表,据材料显示,彼时ofo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其中,用户押金为36.50亿元,供应链为10.20亿元。

不过ofo内部的自救工作早已展开。

7月份开始ofo收缩业务线,逐步退出或关停了以色列、澳大利亚、德国、美国、西班牙等地区的部分业务。

此外,ofo在人员配置上也在瘦身。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在6月接受《财新》采访中提到的“ofo运维人员从12000人缩减至9000人”。于信此描述为是“重新梳理团队”,而不是“裁员”。

据网易科技了解,ofo人员流失早在今年3月份就存在,三四线城市的供应链团队为“重裁区”。

为了改善资金困境,ofo也在增强自身造血功能,并于今年4月成立了B2B事业部,推出了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和企业绿卡等业务。据ofo B2B业务负责人邵毅今年6月透露,“ofo B2B各项业务进展顺利,目前营收已经超过1亿元。”

依靠商业化探索盈利模式,通过人员优化节省成本,借助全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升级,推动价值观建设…….过去的半年中,戴威带领着ofo积极的进行自救。“但这几天发生的一切恐怕要使戴威的努力付之东流了。”一位前ofo员工在朋友圈感慨到。

【TechWeb】12月19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软银电信部门(SoftBank Corp.)股价周三开盘挫跌逾10%,投资者对这场日本史上规模最大的IPO明显缺乏兴趣。

软银集团旗下电信部门SoftBank Corp.首次公开募股235亿美元,其股价在交易五分钟内一度跌至1344日圆,较其1500日圆的发行价低10.4%。东京股市大盘下跌1%。

该股开盘报1463日圆,较其1500日圆的IPO发行价低了2.5%,随后跌幅迅速扩大。(编译/露天)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2月19日早间消息,据美国科技媒体VentureBeat报道,总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电话号码识别服务Truecaller的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垃圾电话的数量同比增长了300%,而电信运营商也有自身的问题。 

报告称,从今年1月到10月,全球用户大约接到了177亿个垃圾电话,高于去年的约55亿个。Truecaller表示,这项研究关注了被用户标记为垃圾来电的汇总数据,以及其它被其系统自动标记的电话。

报告中值得关注的一点是,今年巴西用户接到的垃圾来电数量激增,而巴西也成为全球垃圾电话最多的国家。根据Truecaller的数据,巴西用户平均每月接到37个垃圾来电,高于去年的20个。

报告指出,电信运营商是巴西最大的垃圾电话拨打者,在所有这些来电中占32%。此外,大选是导致巴西垃圾电话增多的一个重要因素。

印度是去年全球垃圾电话最多的国家,而今年的数量略有下降,降幅为1.5%。与巴西的情况类似,印度用户遭到电信运营商的轰炸,高达91%的垃圾电话来自运营商。这些运营商试图向用户推销价格更高的套餐和其它服务。

美国用户接到垃圾电话的数量从每月20.7个下降至16.9个,英国则从9.2个下降至8.9个。不过,欧洲其它市场的增长明显:西班牙增长了100%,希腊增长了54.1%,意大利增长了22.7%。(李丽)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2月19日上午消息,据美国科技媒体ZDNet报道,谷歌近日宣布将对购买评级和评论欺骗用户或破坏竞争对手声誉的应用开发人员进行严厉打击。那些使用应用内策略来鼓励用户对应用进行评级和评论(比如奖励用户游戏内货币、额外升级乃至真实货币等)的开发商也在此打击范围内。

除了应用开发商之外,打击对象还包括在评论中发表亵渎、仇恨或与主题无关言论的用户。

在今日发布的一篇博客文章里,谷歌向所有可能仍在使用或打算在未来使用此类服务的应用开发人员发出公开提醒,称公司将推出一个新的“结合了人类智慧与机器学习的系统,以检测和对违反政策的评级与评论采取行动”,并建议应用开发人员遵循公司规则否则将面临屏蔽制裁。

谷歌目前也在敦促Play Store用户积极报告疑似违反上述规则的用户。谷歌称,公司希望清理Google Play Store并打造一个有序的环境,便于用户发布建设性反馈,杜绝垃圾信息。

然而,这或许将是一项长期斗争。只要随便一搜,人们就可以在网上找到数十个网站,它们提供Google Play Store上的评级和评论服务,且收费低廉。

这些网站并非真正地由人提供评论的网站,大部分都是Android僵尸网络的前端。网络罪犯使用恶意软件感染Android设备,然后使用恶意软件作为机器人来给应用评级、发布评论或如有需求的话,安装应用。这个行业发展十分迅速,且在Google Play Store上制造了大量垃圾,使得平台充斥着各种虚假评级和评论,严重影响了应用的排名以及用户意见。

谷歌表示,仅上周一周,公司已删除了数百万个Google Play Store上的评论,并删除了数千个疑似使用违规评级和评论的应用。(木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