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量敏捷团队

注册 Vultr VPS 送你10美金 免费玩4个月

Agile Tour London 2015上,Doug Talbot做了题为“你知道你的进度有多快吗?”的谈话。InfoQ对他进行了采访,谈到预估和计划的难度、敏捷团队采用的测量方法、客观地测量生产力、他对#NoEstimates运动的看法,并问到帮助团队使测量更有意义的主意。

InfoQ:在你看来,是什么使得软件开发中的预估和计划如此困难?

Talbot:如今有这么多的研究表明,在预测未来时,我们全部都受到认知偏见的显著影响,即使当这集中在我们擅长的领域。事实上,某些情况下,因为那是我们所擅长的领域,使得我们(的预估)更糟。简单搜索一下预估错误,就会发现无数与此有关的研究。我们甚至挣扎于考虑我们自己真实的专业水平,这通常称为Dunning-Kruger效应,但这不是唯一的例子。我对此总结为:1. 我们没有受过训练来理解偏见;2. 我们经常不使用良好的数据;3. 在预估时,我们几乎总是面临来自我们自己或者客户的压力。

InfoQ:如果团队想要改善他们的预估能力,你建议他们做些什么?

Talbot:停止预估,使用数据来做基于严谨数学的预测。如果因为你们没有基准数据而无法避免预估,那么就接受训练使自己意识到偏见的存在。很多研究都支持把这作为开始正确预估的主要途径。

InfoQ:你是否可以说说敏捷团队使用的一些测量手段,详细说说这些手段是否有用?

Talbot:大部分团队只用到我会称之为效率测量方法很基本的部分,比如,速度、交货时间、在制品(WIP)、差价合约(CFD),等等。一些团队现在正转为采用有效性测量,试图理解他们为业务提供的价值。精益创业(Lean Startup)运动已经普及了最小可用产品(MVP),即Minimium Viable Product)的思维,甚至在我们构建产品之前就考验我们交付的功能是否有真正的价值。第三类测量方法似乎是那些关于组织的人力动力学的。我正在看到越来越多的敏捷团队使用Spotify的“健康检查”和Patrick Lecioni的5项功能异常测试。

所有这些测量方法,在理解我们作为个人、团队或组织,是否变得更好或更快,是很有效的,但这仅限于相对于我们自己进行比较。我的观点是,这些无法帮助我们知道在世界范围内,我们是否表现不佳、高于平均水平、还是超级棒。总之,80%的开发人员认为他们高于平均水平……请证明这一点。

InfoQ:团队是否可以客观地测量他们的生产力?

Talbot:显然如果他们能够在整个市场的范围内看到他们对业务的作用,这也许有可能。例如,我们的网上鞋店比其他的网上鞋店卖得更多。但是对大多数团队来说,这是非常困难的。他们也许在构建后台系统,或者是整个大系统中的一小部分。我希望我们作为一个行业能够成熟起来,考虑如何提供一些行业内的基准,但是我们有很多障碍要克服。竞争就是很大的障碍。

InfoQ:是否能够分享一下你对#NoEstimates运动的看法?

Talbot:我想你肯定能够从上面的回答中猜到答案,但我是实用主义者,相信有些情况我们无法避免,必须尽力去预估。显然,对传统的项目管理与相关的规划和评估中的问题,业界只有很少的看法。#NoEstimates应当是打开一些眼界的催化剂。

InfoQ:你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团队使测量更有意义?

Talbot:显然,应当开始测量!然后考虑效率、效果(价值)和人(团队健康)的测量。这些都会引起改善,只要我们不让难这些事情太难办。不要做过头!然后考虑加入到我们中的一些热衷于更新信息的人中间,这样我们就能真正地了解我们的进展,以及整个行业的成长,到底有多快。

查看英文原文:Measuring in Agile Teams

注册 Vultr VPS 送你10美金 免费玩4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