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下的汽车业:逾越艰难的寒冬

注册 Vultr VPS 送你10美金 免费玩4个月

武汉是中国大陆最大的交通枢纽,人口流动方便,除了东风乘用车、东风本田、神龙汽车等主机厂,还汇集了博世、法雷奥、德尔福等零部件巨头供应商,因而武汉也被看作是“汽车城”。

如今,新冠肺炎爆发,武汉受灾尤其严重,这让本就低迷的汽车产业面临更大风险。

受疫情影响,本田、福特、特斯拉以及大众等汽车制造商发出暂停生产通告,多家车企发出营收预警。据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预计,受工厂长期关停影响,中国汽车产量将缩减逾170万辆,同比下跌32%。

影响也可能波及全球。在武汉工厂可以再度运转起来之前,供应链将面临持久的中断,这可能拖累全球的汽车生产。1月29日,博世集团全球首席执行官Volkmar Denner警告称,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博世的全球供应链将会中断。

截至目前,尚未有车企谈及量化的损失指标,但种种迹象表明,此次新冠对汽车行业的影响远比17年前的SARS更猛烈。

111111

来源:东吴证劵研究所

2013年,中国加入WTO不久,国内经济正值快速增长期,拥有比如今更强的抗打击能力。2003年的SARS对车市几乎没有太多负面影响,甚至还达到了33.5%的同比增幅。而刚刚过去的2019年,汽车市场遭遇了8.2%的同比下滑,跌至5年来销量最低的水平。

“受疫情影响,1、2月份车市下滑的幅度可能超过25%。”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未来汽车日报。不过他也表示,如果不考虑特殊因素带来的风险,2020年的3-12月份市场仍具有实现正增长的可能性。分两个阶段,疫情好转之后,车市将出现由负转正的情况。

春天总会到来,但这个冬天无疑格外漫长。

产销、盈利多重夹击

疫情的影响波及所有车企。

222222

工厂焊装车间 来源:东风汽车官网

大本营在武汉的东风汽车首当其冲,其合资伙伴日产汽车和标致雪铁龙的主要生产基地也在武汉或湖北省内,目前工厂何时开工仍是未知。据未来汽车日报不完全统计,目前长城、福特、通用、沃尔沃、奇瑞、丰田以及本田等多家车企都宣布了延迟复工通知。

车企开工滞后,意味着产能将会受到大范围影响。东吴证劵分析,因疫情严重区是汽车产销重地且存在较大产销缺口,此次疫情将带来结构上影响程度的差异性。

按照东吴证券分析,影响最强的是渠道库存一般,且生产基地在湖北省的车企,比如东风集团和上汽通用。而生产基地疫情中等的车企像广汽、奔驰、宝马等车企,所受影响的程度也是中等,渠道库存充裕且主要生产基地疫情较轻的车企,像南北大众、吉利、长城等则受影响最弱。

不过,中国在全球汽车产业里的位置越来越重要,所有车企都会承受相应压力。

1月30日,塔塔汽车首席财务官PB Balaji在公布第三季度业绩时透露,此次疫情可能影响捷豹路虎2020财年约3%的利润预期。几乎同一时间,特斯拉首席财务官柯克霍恩(Zach Kirkhorn)也表示,疫情将导致Model 3生产计划也将被推迟7-10天,同时会对特斯拉第一季度的盈利能力产生影响。

333333

来源:东风本田公司官网

看跌整体车市的情绪开始高涨。据摩根大通在1月3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预测,在华减产可能会使本田汽车和日产汽车的营业利润分别下降6.1%和11%。

在生产、盈利遇阻的同时,车企也将面临销售的难题。

目前多家汽车经销商集团,包括广汇汽车、永达汽车集团、恒信汽车集团和百得利集团等企业,相继发布了各店营业暂停公告。

特斯拉也关闭了国内所有的线下体验店,直至2月17号才会正式开门营业。“我们是强制在家办公,现在做的工作就像淘宝客服。”一位特斯拉线下体验店的销售人员对未来汽车日报说。

盛博研究机构(Bernstein)数据显示,截至1月27日,国内达到10例或10例以上冠状病毒确诊病例的城市已超过40多座,这些中大城市占特斯拉在华销售总量的82.5%,占蔚来汽车的68%。参考特斯拉关闭线下体验店,意味着电动车将会更容易受到疫情的影响。

“我们预计中国汽车业将在未来几个月遭遇一场创伤。”盛博分析师Robin Zhu在一份报告中说。

蔓延至全球汽车产业

本周,德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伟巴斯特(Webasto)关闭了其位于慕尼黑附近斯托克多夫的工厂,并且取消了未来两周内一切去往或者离开中国的公务行程。原因是一名中国员工到访的过总部后,让至少6名员工感染新冠肺炎。

伟巴斯特是一家生产汽车天窗、汽车供暖系统及其它汽车用品,该公司在中国有十几个办公地点,最大的工厂位于武汉。

44444

博世中国总部大楼 来源:博世官网

德国博世在武汉拥有两家生产转向系统和热技术的工厂,在南京,博世还拥有智能助力器(iBooster)生产基地,销售网络遍布整个亚洲,包括中国、日本与东南亚等地区。

得益于中国作为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越来越多的零部件企业开始扎根中国市场。采埃孚自1981年进入中国以来,已经在武汉、南京、苏州等多地建有工厂。电装作为日本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目前在中国有近30家公司,另一家日系零部件巨头爱信集团,在中国也有近40家公司。

这些零部件公司的销售网络错综交织,遍布全球,在生产、供应、物流等环节环环相扣。一旦产能中断,必将在全球范围内引发“蝴蝶效应”。

“蝴蝶效应”已经开始显现。1月31日,现代汽车表示,该公司计划本周末在韩国暂停生产Palisade SUV车型,以应对新冠肺炎爆发所造成的供应中断。并且该公司正在韩国和中国其他地区寻找替代供应商。

韩国双龙汽车也因中国供应链断裂,选择于2月4日至2月12日关闭韩国的平泽市(Pyeongtaek)工厂。

同时,中国供应链断裂也波及到了印度汽车市场。近日,上汽集团旗下的MG品牌在印度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在印度有2409辆MG ZS EV电动车,电池是从上海一家工厂采购。目前由于库存较低,订单一直在上涨,受中国供应链中断影响,销售交付或将受到严重影响。

“我们的会员企业正面临不同程度的业务中断,包括供应链问题、零售店和工厂的临时关闭,以及其他挑战。”美中贸易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高级副总裁帕克(Jake Parker)说,如果旅行限制和隔离措施进一步扩大,或者假期进一步延长,这些问题将进一步扩大。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牵一发而动全身。疫情带来的影响更凸显了中国在汽车制造业中的枢纽地位,但FT中文网认为,新冠肺炎带来的负面效应,可能让世界重新审视对中国的依赖。

或将推动产业转型?

面对这场防疫战,拖得越久,对汽车市场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就越大。无论是经销商还是车企,都在主动出击。

毕竟,对于中国汽车市场来说,汽车刚需仍然存在。按照美国千人保有量达837辆的标准,是中国的近5倍,意味着中国市场仍有巨大的潜力可挖。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销售公司总经理李瑞峰表示,市场依旧存在刚性需求,在疫情得到管控之后,汽车市场可能有一次“释放压力”的过程。

近日,沃尔沃宣布启动多项经销商关怀政策,包括不设2月销售目标、直接为经销商员工发放人员补贴、诸多业务项目专项支持等。沃尔沃还表示在疫情期间为车主提供免费上门、湖北地区免费道路救援等服务。

在此期间,由于在不少用户都闭门在家,也推动了汽车线上看车的发展。

“选车、订购都可以在线上进行,只有在提车时再进店就可以。”特斯拉线下销售人员对未来汽车日报说,目前更多的是在线上加大营销力度,通过电话和线上对产品进行介绍。

推出线上销售的企业远不止一家。“公司将进一步探索电商、直播等线上销售模式。目前,在官方平台菱菱邦APP推出的24小时在线服务,为用户提供在线购车、在线答疑、养车预约等各项售前售后服务。”上汽通用五菱内部人士对未来汽车日报表示。

此外,长城汽车也表示,也在加速开展线上销售服务的工作,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将现有销售模式进行升级。目前吉利、领克、沃尔沃、一汽等多个品牌都已经开通了线上智能展厅。

事实上,从另一角度来看,此次新冠肺炎也加剧了整体汽车市场的优胜劣汰,促进汽车产业的转型。一些抗压能力差,且应变能力不足的车企将加速被淘汰,一些优质企业快速胜出。

当疫情被战胜,各行各业都将迎来转机,汽车业也将回到正轨。只是对于当前低迷的汽车业来说,需要时间来进行系统性的休整,以尽快恢复稳定、正常的节奏。

注册 Vultr VPS 送你10美金 免费玩4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