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享电动滑板车热潮褪去 新冠疫情为绝大多数初创公司敲响丧钟

注册 Vultr VPS 送你10美金 免费玩4个月

国外媒体周四发表文章称,新冠肺炎疫情令业务前景不明朗的共享电动滑板车雪上加霜。因为疫情在全球的爆发,没有主要支持者的初创公司不得不以破产收场,即便是财力雄厚的公司,业务规模也会缩减至最低水平。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2018年,众多的共享电动滑板车初创公司涌入全球各大城市,承诺用廉价、清洁的交通工具和数十亿美元的风险资本来支持一场出行方式革命。然而,这些初创公司很快就遇到了障碍,包括不稳定的商业模式、安全问题和快速变化的城市监管机构。2020年初,亏损的共享电动滑板车初创公司开始裁员和缩减车队。

随着全球各国政府当前正努力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共享电动滑板车初创公司开始面临更深层次的生存挑战。3月中旬,全球最大的两家共享电动滑板车公司Lime和Bird大幅削减了投放的电动滑板车数量。其他几家初创企业,包括Wheels和Jump,均表示正在考虑如何在城市发布封锁令和需求骤降的情况下继续运营。与未知数量的陌生人共享一辆电动滑板车的吸引力已被对病毒传播的恐惧所征服。

Lime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鲍周佳(Brad Bao)在3月21日发表的博客文章中表示,除韩国外,这家初创公司在所有市场都在“减少或暂停”服务。新冠疫情之前,Lime在美洲和欧洲的30个国家运营着超过12万辆电动滑板车。另一家共享电动滑板车公司Bird也已宣布,将退出迈阿密、波特兰、萨克拉门托、圣何塞、科勒尔盖布尔斯和旧金山等6个美国市场。在此之前,Bird的业务已退出21座欧洲城市。

作为Uber的子公司,Jump在欧洲大部分市场暂停了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滑板车租赁业务,并缩减了其在美国的车队规模。应萨克拉门托市的要求,该公司已完全停止了在该市的服务。Lyft继续在美国9个市场运营其主要由对接自行车共享系统组成的网络。到目前为止,除了迈阿密,Lyft在所有的城市都有可供出租的电动滑板车。每一家仍在提供共享电动滑板车服务的公司都表示,他们已提高了车把卫生标准,并鼓励骑车人也这样做。

在经历了数月的行业动荡后,电动滑板车和电动自行车突然消失了。Lime和Bird一直在设法从投资者那里筹集资金,而且均从去年年底开始裁员。这些公司曾经非常专注于增长,现在已经意识到他们有问题的商业计划需要重新思考。

去年,Uber收购Lime或是Bird的谈判均未成功。一些行业观察人士表示,上述两家初创公司令人瞠目的估值–2019年Lime和Bird的估值分别达到24亿美元和25亿美元——是导致交易未能成行的因素之一。有媒体周四报道称,Lime的裁员迫在眉睫,原因是这家公司正寻求以“区区”4亿美元的估值获得紧急融资。不过Lime的公关人员否认了公司即将裁员的消息。2019年上市的Uber和Lyft,去年年底都对旗下的微移动部门进行了裁员,并且在最近撤出了数个城市的共享电动滑板车租赁服务。

Wheels和Lime表示,在疫情爆发之前,他们的用户数量一直在增长。现在减少车队数量的决定,主要是出于对维护用户和员工的健康负有责任的意识。Lime首席政策官大卫·斯皮尔福格尔(David Spielfogel)表示,业务的经济性也是一个不可否认的因素。“如果每个人都居家防护,共享电动滑板车行业就不再可持续,”他说。作为共享电动滑板车的主要用户,游客同样也在绝大多数市场中消失了。虽然Lime在危机期间可能有办法创收,但当人们在家,而且“政府正试图控制疫情”时,这不是优先考虑的事项。

许多已对电动滑板车业务的可行性表示怀疑的投资者表示,对于一个被财务、安全和监管困境困扰的行业而言,当前的形势可能是致命的打击。“我听说很多人把电动滑板车行业的困境比作Uber和Lyft。像它们一样,电动滑板车的使用量也在直线下降,”没有在微移动领域进行投资的风险投资公司1984 Ventures的合伙人艾伦·米歇尔(Aaron Michel)说。“但与Uber和Lyft不同的是,在疫情到来之前,这个结论基本上是针对共享电动滑板车行业的,”他说。米歇尔预计,没有主要支持者的公司将会破产,而财力雄厚的公司的业务规模也将会缩减至最低水平。

Lyft和Lime的前政策主管埃米莉·卡斯特-沃伦(Emily Castor Warren)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给拥有大量间接成本的共享电动滑板车公司敲响丧钟,尤其是那些财务状况已经不确定的企业。“我认为这很可怕。如果封锁持续下去,它们至少将不得不对核心团队进行大规模裁员,因为它们无法将成本降至零的一个因素是员工工资和办公室租赁费用,”她说。

不过对不同的共享电动滑板车初创公司而言,短期前景可能不会如此不稳定。Wheels在欧洲和美国17个城市电动自行车租赁业务,去年10月刚获得5000万美元融资。共享电动滑板车初创公司Spin也没有像其它一些同行那样感受到资本压力,因为它的母公司是福特汽车。截至本周初,Spin是唯一一家仍保持正常运营的共享电动滑板车公司。不过该公司在周二也宣布,受疫情影响,仅保留奥斯汀、巴尔的摩、丹佛、洛杉矶、波特兰、旧金山、坦帕和华盛顿特区等地的业务。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商业和公共政策讲师、Spin的顾问莫利·特纳(Molly Turner)表示,该公司继续服务的城市,可能表明它迄今为止在这些市场取得了最大的财务成功。特纳说,Spin正在退出的市场表明,“如果没有目前不可能的特殊合作关系或推广,电动滑板车不是可行的业务,或者没有足够的渗透力来获得成功。”

对所有有问题的公司而言,情况可能都是这样,因为现在的旅行,不管是什么样的交通方式,都已接近停滞。一些共享电动滑板车运营商,包括Jump、Lime、Spin和Wheels,都在考虑与地方政府或主要服务提供商合作的机会,以此作为继续运营的一种方式,因为居民可以根据就地安置的要求避开公共汽车、火车和其他公共交通工具。本月中旬,纽约市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宣布社交距离指导方针后,纽约市的城市自行车系统的用户量增加了67%。3月21日,作为全美最大的公共交通系统,该市地铁的乘客人数比去年同期下降了87%。

一些投资者认为,交通工具使用量的下降是对微移动前景感到乐观的一个原因。风险投资公司Tusk Ventures曾对Bird进行过投资。该公司联合创始人、管理合伙人布拉德利·图斯克(Bradley Tusk)表示,假设通勤者在封城令取消后仍对挤进公共汽车和地铁车厢感到不安,那么共享电动滑板车和电动自行车公司可能会借此机会推动放松监管,并取消一些世界城市的禁令。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随着气候变暖、需求改善、合法化和市场不那么饱和的争论,像Lime这样的公司有望在在未来3-6个月内获得合法经营的机会。”

怀疑论者从一开始就对共享电动滑板车和网约车公司的前景存有异议。历史表明,建立新的运输服务通常需要投资者或政府的大量补贴。尽管它们目前可能会被允许在许多城市继续经营,但却都没有得到国会的补贴。

注册 Vultr VPS 送你10美金 免费玩4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