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信退市“倒计时”

注册 Vultr VPS 送你10美金 免费玩4个月

【TechWeb】在一次湖畔大学的交流会上,37岁的戴琨小心翼翼地向56岁的史玉柱问道:

“97年,当时巨人那场危机,有没有对你的身心造成持久性伤害?”

“有的,它把我搞得很惨” 史玉柱看出了这位年轻人的心思,随口鼓励道:“但在我人生轨迹里,成长最快、让我脱胎换骨的,也正是97年那场危机。”

戴琨面向史玉柱,隐隐约约流露出了不自然的微笑。

眼下,戴琨创办的优信集团正处于“那场危机”。

踏入湖畔大学的门槛并不低,况且戴琨属于第五期学员。马云曾对申请入学者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是有三年创业经历,二是公司超过30人规模,三是实现3000万以上的营业额。

这些条件,戴琨能符合。

优信2018年上市招股书及2019财年报显示,集团2016至2019年总营收均在亿元以上。

然而,这家公司在近四年报告期内连年亏损;甚至到了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账面仍存有24.9亿元亏损。

这让原本在营销和商业模式上竞争力欠缺的优信,更难满足资本市场的期待。

在过去3年时间里,优信股价一路下跌。直至稿件发布的前一个交易日,优信(UXIN)美股报价0.91美元 ,折合约上市发行价的1/10。

按照美国证监会对上市公司股价的要求,如果戴琨不能及时调转利空势头,资本市场将永久抛弃这家曾风光无限的二手车巨头。

从腰缠万贯,到变卖家产

9年前创办优信,戴琨此刻正处于他的水逆之年。

2011年,优信营收核心仅仅来自B2B业务,也就是撮合经销商之间进行交易平台的「优信拍」,为他们提供检测、收付款、过户等流程服务。

戴琨运气不错,创业第一年便拿到了日后被人称作“出行教父”李斌的投资。

随后,优信在B2B——“这项能摸到天花板”的业务上获得初步胜利。一份数据显示,2015下半年,优信拍成交量就已经达到11.6万辆,占国内B2B模式总市场份额的 62%、To B模式市场整体的45.1%。

接着,为拓宽市场面,优信以B2B为基础,开启融资渠道。在2014年9月,获得华平资本、老虎基金2.6亿美元投资,这笔钱为优信之后B2C业务产生的巨额营销费夯实了基础。

2015年3月,优信闯入二手车战局。“上上上上 上优信二手车!”,一只由孙红雷、王宝强、杜海涛等10位明星代言,拍卖成交价3000万、折合1秒50万人民币的洗脑广告为优信打开了崭新的B2C二手车市场。

截自《中国好声音》插播的1分钟「优信二手车」广告

然而,优信二手车一路坎坷,几经换道,近乎崩溃。

由于二手市场参与者众多,除平台外,还有4S店、黄牛、小车商、维修门店,都想作为中间商,从买家兜里分一杯羹。

这使得二手车流通透明化异常困难,互联网平台亦如此。

戴琨深知与车商的持续纠缠会将自身“媒介”属性拖入泥沼,所以曾多次公开表示不认同“去车商”模式,因为车商承担了资金和库存风险,在其中创造了价值。

戴锟一面说辞,一面转向加强与芝麻、微众等金融机构的合作,弱化交易属性,强化助贷业务。

然而,在2C业务中,最难控制的是业务员的销售行为。

2016年起,优信因经营体系缺陷而在媒体报道中负面频现。先是优信金融在贷款过程中暗中增加额度,再后来,被曝出与优信合作的车商欺诈客户,使用“修改里程、车检造假”等违规操作,一系列触碰红线的销售行为让优信背负了沉重骂名。

截图来自视频《优信平台买宝马,套路一环扣一环》

其中,优信金融贷事件影响最大。据地方媒体报道,几位武汉、青岛买家发现,与优信合作的经销商会在办理贷款流程中增添上万元的“第三方服务费”、几百元“服务费”以及翻倍的“安全保障服务费”——这些均是销售过程中未被提及的“成本”。

一夜间,优信变成了“优不可信”。

为培养更“可信”的员工,戴琨曾寄希望于“优信大学”(即优信大学科技学院)。然而,这所2017年创办的大学却在2019年在裁员潮中停办,再无音讯。

图,2017年戴琨在优信大学开学典礼上讲话

或许是为了对冲贷款业务产生的利空情绪,也或许已预见到P2P时代的终结,戴琨在2019年7月将优信剥离金融业务卖给58金融,彼时公司仅剩下二手车交易业务。

事实证明,二手车助贷确实不是好生意。

优信剥离金融业务后的同年11月,曾背靠京东金融的「美利金融」创始人刘雁南被查,「美利车金融」因连带关系业务被迫暂停;次年“汽车金融第一股”、市值上百亿的易鑫集团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巨亏10.53亿元,随后股价创下历史新低。

融资环境千变万化,无论是2B还是2C的民间汽车贷款项目,均难以获得市场更宽容的肯定。

另一边,据媒体报道,买方58同城对这次交易后悔不已。从业人员笑称,尽管主营业务不赶趟,优信“找下家”的功夫还是一流的。

政策打开、放虎归山

传统经销商是虎。

相较经销商,电商平台唯一的优势在于能向用户提供更多车型选择。然而,受限于各地政策差异,远途看车、运车会产生不可忽视的额外费用。

2018年初,全国各地逐步取消二手车限迁,跨省二手车政策放开。优信自然不会放过这口肉,「全国购」业务就是想赚这笔钱。

据优信2019年年报,「全国购」成交量达到97000辆,全年总收入15.88亿元——也就是说「全国购」从每辆车前前后后赚取了16371元。

我们不妨对比下。2019年,国内二手车全年交易量为1492.3万辆,累计交易金额为9356.86亿元,单车交易均价为62707元;2019年9月,全国二手车交易最高均价的北京,也仅10.47万元每台。

近日,一家头部车辆物流公司给TechWeb提供的报价为:“一辆家用车从北京运到上海,最高不超过4000元,最久不超过5天时间。”

如果经销商能在悬殊的差价中找到获利点,这无异于会对收取9%服务费、外加5%金融服务费的优信全国购造成巨大压力。

2020年5月,国家税务局下调了二手车经销增值税额度,从2%下调至0.5%,该政策将延续至2023年底。

这项政策,为优信带来了更多“正规军”出身的竞争对手。

以前,税费高导致买家卖家之间价差大,双方交易意愿不太高。比方说,一位潜在的二手车卖家,如果发现车商收购价只有另一辆同样配置二手车的80%左右,则不愿轻易把车卖掉。

当税率下调,交易额差值将会进一步缩减,过程也会更透明。这时,在库存与贷款成本有更强优势的当地经销商则有更强烈的收车意愿,因为即便他们无法在短期内从二手车中获利,也可以靠售卖新车的主营业务获利。

况且,在龙争虎斗的中国二手车市场上,经销商与个体车商掌握着绝大部分车源。所以,他们是电商平台最想颠覆、也最难颠覆的对象。

投资优信是项好生意么

所以,在一、二级市场投资优信是项好生意么?不是。

尽管优信(UXIN)在2018年6月25日成功登陆美股,但在6个月禁售期结束后第一个交易日起,便就迎来了大股东们的恐慌性抛售。一个月时间不到,优信一路从发行价9美元跌至最低3.6美元附近。

创投圈知名机构中,例如张磊的高瓴资本,此前在2013年和腾讯等头部参与其A轮融资、并在5亿美元的E轮增持,持股优信上市前8.4%的股份,最终也在优信项目中损失惨重,保守估计数值在50%以上。

一位业内人士甚至调侃道,“因为同属一个赛道,优信跌的让瓜子都不敢上市了。”

好在瓜子还能靠新车业务「毛豆」挣钱,优信新车部早在1年前就解散了。

参考阅读:

1,《2019年全国二手车市场分析》,中国汽车流通协会

2,《瓜子二手车,中间商悄悄赚差价》,投中网

3,《优信:断臂求生与卖无可卖》,亿欧网

4,《明明没喊“去车商”,优信为何会遭到94家车商联名抵制》,36氪

5,《汽车行业:减税降负,经销商自营二手车轻装上阵》,东兴证券

6,视频《优信平台买宝马,套路一环扣一环》,B站up主“车驰神往”

注:

B2B:经销商之间交易,与消费者无关,需求有限。

B2C:帮助经销商导流,仍是与消费者线下交易,平台介入程度一般。

To B:为二手车经销提供全国车源。

To C:为个人消费者提供全国车源。

注册 Vultr VPS 送你10美金 免费玩4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