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bet财报电话会议实录:将持续对谷歌云进行大规模投资

注册 Vultr VPS 送你10美金 免费玩4个月

谷歌母公司Alphabet(纳斯达克证券代码:GOOG)周五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财务报表。财报显示,Alphabet第三季度总营收为461.7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404.99亿美元相比上升14%,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为同比上升15%;归属Alphabet的净利润为112.47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70.68亿美元,同比上升59%。每股摊薄收益为16.40美元,超出分析师预期,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每股摊薄收益为110.12美元。财报发布后,Alphabet盘后股价暴涨7.8%,报1690美元/股。

Alphabet与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Alphabet、谷歌首席财政管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投资者关系主管吉姆·弗莱德兰(Jim Friedland)出席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的提问。

【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公布三季度业绩,盘后股价暴涨近8%】

以下为财报电话会议实录:

分析师:桑达尔,你有提到你们在寻求中长期的搜索方面的创新。能否谈谈搜索在未来会如何演变?目前,搜索基本上是基于用户输入的内容。将如何朝着“推送”的方向发展,如谷歌发现(Discover)的推送机制和广告?你们将如何进一步通过你们平台进行营利?

跟去年相比,今年你们在硬件方面貌似采取另一种策略,你们在定价方面看起来是在走中低端路线。这样的一种策略从长远上来看是否与你们搜索方面的目标相一致?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这个问题非常好。在搜索方面,你说得对。尤其是最近,通过手机端应用、环境计算(Ambient Computing)等方式,让信息触手可及非常重要,我将其看做一种整体的用户旅程。很显然,搜索将进一步演变,谷歌发现(Discover)也不错,尤其是在YouTube这一块。一方面是确保人们能获取相关信息,另一方面是整体上来看,这对我们尤其重要,我们得确保我们能满足用户信息方面的需求。此外,在营利方面,机遇也是蛮不错的。不论是谷歌发现(Discover),还是YouTube,对我们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关于你的另一个问题,硬件方面,我对于我们在硬件方面的进一步的投资感到非常振奋,其中的一些投资要两三年后才能看到成效。我认为,我们通过Pixel 4a和Pixel 5清楚展示了我们的价值定位,我们会以此为基础。在产品组合方面,我们全面地思考哪些产品规格是最为重要的,我们会以此为基础进行进一步研发。

同时,我们也会将其与搜索和广告放在一起考虑,因为这两方面也很重要。硬件的发展会带来两方面的战略性益处,一个是引导我们进一步开发安卓生态系统,一个是如何确保信息对于用户来说触手可及。这两个也是我们在部署战略时会考虑的。总而言之,我对我们未来的走向相当兴奋。明年,大家会看到我们越来越朝那些我们进一步投资的领域发展。

分析师:露丝,你有就第三、四季度的花费进行解读,非常感谢。能否谈谈,在成本结构方面,新冠疫情是否有带来一些显著的变化,尤其是利润增长的可持续性方面?

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正如我提到的那样,我们确实有进行战略上的调整,我们在特定领域是有减缓投资的进程,这一举措始于一季度末。大家有看到一些成果,其中也包括营收增长所带来的影响。

我们其实还是专注于尽可能地优化效率,我们在之前的多次财报中都有强调这一点。但是,正如桑达尔今天又再次提到的那样,我们致力于进行正确的投资,以助力长远的利润的增长。另外,目前的大环境让人感到振奋的一点是,其促进了数字化转型的进程,这也进一步着重体现了我们的产品和服务的重要性。

我们会继续进行投资,以在长远机遇面前,占据有利地位。谷歌云(Cloud)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有意持续对其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包括对市场进入(Go-to-market)部门和工程部门规模的持续增长进行不断的支持,这是由于我们在其中看到了很好的机遇。

分析师:桑达尔,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两年了,谷歌云(Cloud)最近怎么样?你认为,其最大的变化是什么,以至于这项业务开始占据更大的份额?而在2021年,数字化转型将是怎样的?最重要的战略上的优先项有哪些?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我们的战略一直都非常地明确,就是专注于主要的五大地区、四大客户领域以及六大行业,即医疗、零售、金融服务、公共事务、媒体与娱乐以及制造业,我们对这些领域的专注进一步深化。这其中包括市场进入(Go-to-market)团队以及我们的合作伙伴,这是我们成功的关键。

其他的一些关键因素包括独创的分行业解决方案,我们进行深入研究并就案例提出对应的解决方案。我们基于价值来进行定价。这些是让我感到异常振奋的一些进展。在基础技术方面,我们确实是有一些差异化竞争力的,如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等,在这些方面,我们的优势是相当显著的。

另外,在这些投资的执行成果方面,我感到相当满意。其实要对销售人员进行雇佣、培训,到最终他们能够带来成果,其实这段过程是需要时间的。而我已经能看到这方面的投资在逐渐显现出其成果。我觉得这要归功于我们在执行这方面投资的时候极其专注,我对其未来的进展也感到相当乐观。

分析师:我想特别问一下关于电商的问题。电商看起来越来越具竞争力。你们是否有看到你们的平台上,人们在搜索关于网上购物的内容时,消费者行为的转变?你们认为,要想保持电商领域的领头羊的位置,哪些是你们的重点投资领域?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对于我们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所宣布的内容以及所取得的进展,我感到相当兴奋。我们重点专注于用户体验,我们想确保我们的消费者获得最全面、高质量的产品信息,以及最好的用户体验。我们推出的免费产品上架服务(Free Shopping Listing)。我们一开始只在美国推出这一服务,现在这个服务扩张到了48个国家。对于通过谷歌结账(Google Checkout)功能成交的订单,我们还免去了提成。我们还将贝宝(Paypal)、Shopify接入我们的平台,以实现一体化服务。这让大家意识到,我们重点关注质量。

在消费者行为这一块,搜索对于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资产,是搜索给我们传达消费者对哪些东西感兴趣的信息,而且反馈都是实时的,用户也好,广告也好。大家之后会看到,而YouTube对于电商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平台。广告主们在进行中层漏斗营销,即使目前并不是一个最佳时期,他们还是加大了他们投资的规模,以提升需求和制造话题。电商在我们平台上表现不错,我们认为这是一次机遇,我们也专注于确保用户体验的剩余部分也是相当好的。

分析师:露丝,你有提到广告主们重新回到YouTube这个平台。我只是好奇,是否可能聊一聊跟之前的水平相比,目前的情形是怎样的?

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我们对于广告主重新开始拨预算这件事非常高兴。我认为,这是由于存在相关证据,而让广告主有理由相信消费者在各个领域都显现出了需求,包括家居和园艺、用于居家工作的电脑等。YouTube用户的观影时长也有所延长,这让广告主更好地触及到那些他们通过电视广告无法触及的观众。因此,我们也专注于帮助他们更好地将信息传达给那些来YouTube寻找新话题或新出炉的、只有YouTube才有的独家的娱乐性内容的人们,这也是我们的一大机遇。

分析师:桑达尔,感谢你关于美国司法部(DOJ)事件的分享。纵观世界各地的立法者,有没有达成一个折中协议的可能性?你认为,在各地区,就这件事而言,你们之间的分歧有多大?

露丝,就YouTube的机遇而言,如果你们的用户达到20亿用户,每个用户的营收可能达到10美元?我想问,你们在营利方面是怎么看的?是否其还处于早期阶段呢?能否谈谈利润率大概怎样的水平?

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关于YouTube,正如我谈到的那样,我们对目前营收方面的进展相当满意。我们也经常提到,我们将大部分的营收支付给那些YouTube的带广告的内容的创作者,我们还将其投资到基础设施网络的建设中去,该基础设施网络主要用于存储视频、运营YouTube,其中包括市场营销、支持内容创作者等。我们认为,创作者对于生态系统来说,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更具价值,我们不光是要确保为用户和创作者营造完美的体验,而且我们还要确保我们在建设理想的生态系统。

而我们在讨论到我们如何在内容调整上进行投资以保护用户所观看的内容的时候,有提到这一点。我们认为,内容的掌握对我们来说也是相当重要的一块。我们在不断支持这一块的发展,而我们在优化用户和内容创作者体验方面也取得了相当好的进展。如桑达尔所言,我们在付费会员内容方面,YouTube Music Premium也好,YouTube TV也好,内容获取成本相对来说更高,这是按占营收额比例来计算的。而在会员用户方面,我们还处于早期阶段,我们还处在不断增长的阶段。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关于立法者这一块,监管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新事物。我们会不断参与到这个事情的讨论中去。是有可能的。根据往期案例的经验,这要我们坚信,我们在给我们的用户带来好处,我们会根据反馈和相关政策,相对灵活地去据理力争,并不断调整。其实在与立法部门的对话过程中,也是存在机遇的。这就是我们采取的方案,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过,最终我们能掌控的是,我们会竭尽全力地专注于用户和开发出伟大的产品上,这是我们的精力的最终去处。

分析师:看起来,你们会在第四季度就谷歌云(Cloud)披露更多信息。是否是关于营利能力的呢?可否谈一谈谷歌云(Cloud)是否已达到一定的规模还是说不会再有稀释利润的可能性存在了呢?

另外,有两方面的机遇,一个是谷歌地图,一个是谷歌发现(Discover),正带来营收的增长。有没有新的数据能作为营利机遇的有力证据?

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当我们在公布谷歌云(Cloud)相关数据的时候,我们会谈到季度数据,不过我们也会公布2018、2019、2020年的年度数据。我们不光会公布今年早些时候搜集到的营收分类数据,我们还会加入每一块的运营收入的数据,我们认为这是最重要的数据。我和桑达尔都一直在强调,谷歌云巨大的机遇,我们在这方面进行大力的投资。其实,相对于同侪,我们是比较晚的了。我们受到客户量和营收的飞速增长的巨大鼓舞,无论是谷歌云平台(GCP)还是谷歌工作空间(Workspace)。我们有意维持对其大规模的投资,以取得领先地位。我也有提到市场进入(Go-to-market)团队和工程团队,以及资本性支出等。我们有提到这是一项多年计划,因为我们认为我们还处于这一段旅程的早期阶段。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关于谷歌地图、谷歌发现(Discover)等方面,我想我前面提到过,更应该从整体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开发人员在推广他们的APP的时候,他们可以参加我们的APP推广活动,他们可以触及到很大一批用户。这个模式很好。近期,为了服务于中小型企业,我们将线上智能推广(Smart Campaign)的范围扩大到150个国家。那些小企业主在第一次上线其第一个推广的时候,可以用手机在15分钟内完成。我们应该更整体地来思考这个问题,这也给我带来一个机会,那就是我们能够按照用户喜爱的方式去让用户参与进来。有时候他们会主动寻找这样的机会,而有时候他们非常积极地乐于抓住我们给到他们的机会。

分析师:关于你们跟美国司法部(DOJ)的官司,肯特·沃克(Kent Walker)有将你们搜索引擎合作伙伴关系比作,某麦片品牌有可能会付钱给某超市以占据消费者更容易看到的那排货架。菲利普·辛德勒(Philipp Schindler)也提到,实际上你们可能可以触及的市场比大家认为的要大一倍,其中还包括你们在超市中提供的支付服务。首先,这两拨言论凑在一起合适么?可以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去考虑么?另外,能否谈谈这对你们的广告、电商业务带来怎样的宏观上的影响,尤其是竞争大环境?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总体上来看,我们的使命是提供信息。我们目前面临的大环境是,人们会在移动端搜索,他们有大量的选择,那么重点就在于,要让谷歌成为提供那些信息的重要的工具。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当人们想要买某个产品的时候,比如说他们打算去旅行,那就需要订酒店,各种行业都是这样。那么对于我们来说,整体上来考虑,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提供相关信息。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竞争,而这同时也是机遇。

关于我们跟美国司法部(DOJ)的官司的细节,我们很有信心。我们做好了方方面面,包括确保我们给用户提供最好的用户体验,我们也为所有人建设最好的谷歌,并让大家在所有的平台都能找到我们,我们致力于让用户更便利地获取我们的服务。我们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们还和其他的公司合作。我们希望能够据理力争,但是还为时尚早,我们还处于试图理解整个局面的阶段,之后可能会跟大家分享更多信息。

分析师:我还想进一步聊聊线上购物,尤其是YouTube。是否可以谈谈电商以及电商广告在其增长方面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关于谷歌工作空间(Workspace),看起来是一个很独特的机遇,考虑到目前居家办公的大环境,绝对是一个推动营利的利好机会,其中包括Meet、云(Cloud)等服务。能否谈谈这些英语的用户参与度水平是怎样的?以及未来你们将如何通过这些服务进行营利?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关于购物和YouTube,我们还处于早期阶段。但是,我们有看到YouTube在若干个类别有很好的直接反馈,我们的相关经验也可以直接应用到电商领域,这是一大机遇。我也有提到,搜索能够快速捕捉到用户的购物意向。YouTube相对来说更加长线,需要建立品牌认知度、制造话题等等,而这是另一大机遇。如今,在众多领域,我们都有制造出非常诱人的内容。我一直都觉得,如果我们能够与用户感兴趣的东西进行匹配,并且内容对用户来说也是极其相关的,那一切就能运转得特别地好。YouTube本身就有很多自然而然的商业化的机会,因此我将电商视为其长远的机遇。

关于谷歌工作空间(Workspace),我感到非常兴奋。我们在两个领域有强劲的增长,我有提到Meet的相关数据,日均开会次数约为2.35亿,平均时长超过75亿分钟。Meet的增长显著,另外还有谷歌文档(Docs)、谷歌云端硬盘(Drive)和谷歌聊天(Chat)。而谷歌工作空间(Workspace)也创造出一种一体化的体验,我们有看到,反响很热烈,有很大的需求。我们的目标是加速未来工作情境的演变。并且,我们目前所看到的一些趋势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经久不衰。这也给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可以对其重新展开想象,包括远程工作时,共同协作以及高效生产力是什么样的。我们将致力于处于这一领域的领先地位,并抓住机遇。

分析师:关于搜索,一月、二月的增长幅度,跟如今比起来,也就是新冠疫情前后相比较,哪些领域的增长是超过一月的水平的?是不是只有旅游行业是不如新冠疫情前的水平的?

另外,你们和苹果有达成搜索方面的协议,根据你们在官网博客中提到的其他一些合作协议,随着业务的易主,你们似乎没有损失多少搜索量。如果该协议生变,那么,你们能拿回多少Safari浏览器默认谷歌搜索工具栏的用户?这是一个生死边缘的大问题呢?还是说这是你们能够从容面对的状况呢?

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我们经常提到,我们在全球的业务相当广泛,包括多样的业务领域、多样的客户群,各大地区等。我们的业务增长其实是与宏观经济走势相类似,我们并不会具体谈个业务具体的增长幅度,因为范围甚广。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关于搜索,我一直在说,我们一直致力于让用户轻松获取我们的服务。我们的大多数合作伙伴之所以选择我们,那是因为我们是最优质的搜索引擎提供方,用户认为我们所提供的搜索结果是最好的。因此,相关的需求是自然形成的。我们相信我们在所有平台进行投资的选择是正确的,我们将一直致力于确保为任何角落的用户提供服务,我们专注于此目标。

注册 Vultr VPS 送你10美金 免费玩4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