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店特斯拉:Model Y真香,给新造车们致命一击?

注册 Vultr VPS 送你10美金 免费玩4个月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TechWeb】一家年交付50万台车、市值四万亿人民币的新能源公司,正在用新车型蚕食他的中国对手。

1月1日至今,媒体还在接连不断报道 Model Y 降价的新闻,实际上,此前官网显示的只是这台车预售价格,而非实际价格。

所以,一开始就没有降价,这只是特斯拉定价哲学——他们习惯性设置一个高的离谱的预售价,用以营造出发布当天搞“大促销”的假象。

图:位于北京清河上地店内的Model Y展车

目前,Model Y长续航版(后驱)实际价格33.99万,现在订,1月启动交付;高性能四驱起售价36.99万元,现在订,至少到21年Q3才能交付,这是非常具有竞争力价格,人们很难不被这台车吸引。

“先生,ModelY凌晨送过来,您明天要不要来看一下?”TechWeb记者在元旦期间坐进Model Y,简单地进行了静态体验,来看几张图:

在轴距、车身长相近的情况下,Model Y车身高出Model 3 18公分,横向宽度多出7公分,尾部辨识度较高,基础版轮毂也采用更大的19寸,侧面看像一台伏地SUV,运动感十足。

图:漂亮的店员小姐姐站在X、Y、3车旁,可以看到,Model Y车身高度在3、X之间

空间胜于Model 3,后排扶手中间座椅放倒后可以放下2米以内的滑雪板,4、5个30寸行李箱塞进去问题不大。不得不说,Model Y再次提醒我们3的储物空间是多么拮据。

尾灯充电口位置保持不变。

内饰设计完全照搬Model 3,所有信息集中于15寸大屏,仍不提供HUD显示。沿袭一如既往的简约,保留了大多数用户习惯,单从视觉上很难找出差异。不过原先只能容纳一部手机的无线充电,现在Double。(左3右Y)

两年前,外界疯传Model Y车身将采用“一体铸造法”,直到2019年一次采访中,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才确认该消息:“特斯拉正在向铝铸件靠拢,而不采用Model 3传统冲压钢、铝件。”

当时的马斯克自信洋溢:“如果我们有大型铸造机,车身将从70个零件骤减至1个零件,所有机器人组装这些零件的资金支出将显著减少。”

即便元件和Model 3有70%共用,但结构上会尽可能减少焊接,话外意思是——Model Y生产周期更短,更适合量产。

铸造车身的产线工艺困难重重,但特斯拉做到了。2020年,一张来自特斯拉的工程透视图显示:相较Model 3所需的70个零部件,ModelY整块后车底(rearunderbody)只由2个零件组成。

或许,「70合1」是Musk吹牛吹出来的,但「70合2」仍然很了不起。

图:两款车的后车底,上面是ModelY,下面是Model 3

2018年1月18日,特斯拉为这套自研ModelY铸铝机床申请了专利,该专利于2019年7月8日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尽管单体铸造不是特斯拉的特权,但在各种媒体渲染中,ModelY已被赋予上工程创新光环——人们愿意为此买单。

截图自专利-US20190217380 – 《MULTI-DIRECTIONAL UNIBODY CASTING MACHINE FOR A VEHICLE FRAME AND ASSOCIATED METHODS(一种用于汽车车架的多向一体式铸造机及其相关方法)》

在结构创新和品牌传播的基础上,2020年3月在北美启动交付的ModelY一举拿下8万台产销量成绩。

另一方面,ModelY之所以“便宜”,是因为它打破了国人对于SUV的价格认知。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传统SUV排量普遍高于比轿车,所以在消费税的征收上明显要高一些,叠加进口关税的影响,导致高端SUV车型价格远高于高端轿车价格,这也使SUV在中国消费者心目中获得“高价”认可。

同时,近些年SUV车型颇受市场偏爱。2020年11月,SUV占全部车型的46.3,已经接近轿车的48.3%。

(截图来自乘联会官网)

目前,国产ModelY采用Gigafactory版电池包,可以预见,如果后续推出宁德时代版,按此前Model3降价幅度看,ModelY应该还可以降个2、3万的样子,届时如果压低至30万元以内,获得国家补贴,国产纯电SUV的窘境或无处遁形。

价格方面,都说ModelY的发布让蔚来、理想不再香,但你会发现在30~35万元价格区间上,还有奔驰EQC、宝马iX3、奥迪e-tron以及沃尔沃XC60纯电等SUV。这些原本就销量不佳的产品,如今又遇到了特斯拉的正面围堵。

2020年,奥迪Q2Le-tron最高单月销量仅983台(11月);此前捷豹推出i-PACE同样定位纯电SUV,近半年来降价幅度已达28万,“5折豹”称号就是这么来的。

所以,不得不承认ModelY给新势力造成的巨大压力,但特斯拉 “组合拳”先打传统主机厂,让后者转型做新能源难上加难。

图,2021年1月3日拍摄于特斯拉北京上地店门外

新造车同样面临煎熬。最贵的ModelY性能版已经和蔚来EC6低配版同一价格。如果说蔚来用户看上的是NIO服务、是换电网络,那么“非蔚来”用户则看重ModelY的绝对低价。

蔚来创始人李斌在3日的发言中表示,NIO与Tesla同属两个物种,甚至调侃“本以为ModelY价格会更低”,这句话或许来自他创业的勇气,或许出自对老车主的安慰,但其实更像是危机中的说辞——从订单热度而言,ModelY获得10小时十万台订单,EC6迎来的却只有退款。这一数据或许将在21年Q1财报上体现。

从数据来看,1月2日特斯拉发布的2020Q4和全年交付和生产简报,说明了很多问题:

整体上,特斯拉在2020年交付了49.955万台,距离50万台仅一步之遥。相较2019年的36.75万台,同比暴增35.9%。

更直观来看,对比国内新造车势力:

1月1日,理想汽车公布全年交付量: 3.2624万台。

1月3日,蔚来汽车公布全年交付量: 4.3728万台。

1月4日,小鹏汽车公布全年交付量:2.7041万台。

我们暂时放下单车价格,从交付量角度看,2020年全年,特斯拉的汽车交付量约是蔚来的11.42倍、理想的15.31倍以及小鹏的18.47倍——是三家合计4.83倍。

截止12月31日,特斯拉股票市值6689亿美元,相当于:

小鹏329亿美元的20.3倍

理想258亿美元的25.9倍

以及蔚来761亿美元8.8倍

另外,特斯拉也正在侵蚀oldmoney的蛋糕。由于多数传统厂商未公布2020年12月销量,我们粗略按「2019年12月~2020年11月」销量做对比,

(1)Model 3车型全年销量14.1万,在所有「三厢车」里排在第18~20左右。通过单一爆品冲入传统畅销车阵营,是特斯拉近两年在新能源市场大获全胜的关键。

(2)Model 3销量已经超过大众帕萨特、奥迪A4L、以及通用别克君越。排名靠前的如轩逸、朗逸、卡罗拉一类,均在10万元~15万元之间,走量不走价。

(3)25万元能和Model 3打的只有雅阁(21万台,第10)、凯美瑞(18万台,第12)。

当然,以上所有提到的车型,均无法像特斯拉一样通过软件获得二次收入,甚至没有OTA功能。

如果说特斯拉降维打击成效显现,一个对比足以表现:

2020年,ModelS/X全年产量已经低于交付量,Model 3/Y产量大于交付量,属于“去库存”阶段说明手头还要很多订单。

总体看,Model3/Y产量已经是ModelS/X的8.3倍。

这让我想起上个月1美国加州弗里蒙特工厂老款Model S/X的生产线宣布停产18天这件事,据说一些员工因此被调离了原有岗位,或许这只是个导火索。尽管有声音称特斯拉是在适应新款ModelS产线,即使这样我们也可以笃定“ModelS逐渐推出核心舞台”这一大趋势。

去年,ModelS二季度交付占总交付量11.7%,而到了三季度,这个数字则降到了10.9%。

9月22日“电池日”上推出ModelS-Plaid,一台要价117.49万,很明显这已是富人的专属玩具,走价不走量,脱离了“群众路线”。

最后,Model Y到底有没有给蔚来、理想们带来致命打击?我觉得没有。

从购车者角度讲,本土品牌更能理解中国家庭的需求,他们更能造出适合不同场景、人群的生活空间,能够适应市场需求而设计产品。当市场需求产生分歧,那么一台再畅销的车型也无法同时满足所有人。

近一年,无论是新势力、合资车,还是传统厂商都在接踵闯入新能源的市场,例如广汽埃安(广汽)、ARCFOX(北汽)、ID.x(大众),以及最近的岚图(东风)。没错,新能源赛道足够宽敞,容得下众多玩家。

Model Y或许会给这些汽车品牌带来启发,例如,如何优化流程提升产能,如何提升产品力,这将为未来更多新能源用户带来惊喜。

(文/胥崟涛)

注册 Vultr VPS 送你10美金 免费玩4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