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不时的我们会读到一个能让你喝咖啡呛到或者把热拿铁喷到你显示器上的新闻故事。微软最近宣布的对 Linux 的钟爱就是这样一个鲜明的例子。

从常识来讲,微软和自由开源软件(FOSS)运动就是恒久的敌人。在很多人眼里,微软体现了过分的贪婪,而这正为自由开源软件运动(FOSS)所拒绝。另外,之前微软就已经给自由开源软件社区贴上了”一伙强盗”的标签。

我们能够理解为什么微软一直以来都害怕免费的操作系统。免费操作系统结合挑战微软核心产品线的开源应用时,就威胁到了微软在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市场的控制地位。

尽管微软有对在台式机主导地位的担忧,在网络服务器市场 Linux 却有着最高的影响力。今天,大多数的服务器都是 Linux 系统。包括世界上最繁忙的站点服务器。对微软来说,看到这么多无法装到兜里的许可证的营收一定是非常痛苦的。

掌上设备是微软输给自由软件的另一个领域。曾几何时,微软的 Windows CE 和 Pocket PC 操作系统走在移动计算的前沿。Windows PDA 设备是最闪亮的和豪华的产品。但是这一切在苹果公司发布了iphone之后都结束了。从那时起,安卓就开始进入公众视野,Windows 的移动产品开始被忽略被遗忘。而安卓平台是建立在自由开源的组件的基础上的。

由于安卓平台的开放性,安卓的市场份额在迅速扩大。不像 IOS,任何一个手机制造商都可以发布安卓手机。也不像Windows 手机,安卓没有许可费用。这对消费者来说是件好事。这也导致了许多强大却又价格低廉的手机制造商在世界各地涌现。这非常明确的证明了自由开源软件(FOSS)的价值。

在服务器和移动计算的角逐中失利对微软来说是非常惨重的损失。考虑一下服务器和移动计算这两个加起来所占有的市场大小,台式机市场似乎是死水一潭。没有人喜欢失败,尤其是涉及到金钱。并且,微软确实有许多东西正在慢慢失去。你可能期望着微软自尝苦果。在过去,确实如此。

微软使用了各种可以支配的手段来对 Linux 和自由开源软件(FOSS)进行反击,从宣传到专利威胁。尽管这种攻击确实减慢了适配 Linux 的步伐,但却从来没有让 Linux 的脚步停下。

所以,当微软在开源大会和重大事件上拿出印有“Microsoft Loves Linux”的T恤和徽章时,请原谅我们表现出来的震惊。这是真的吗?微软真的爱 Linux ?

当然,公关的口号和免费的T恤并不代表真理。行动胜于雄辩。当你思考一下微软的行动时,微软的立场就变得有点模棱两可了。

一方面,微软招募了几百名 Linux 开发者和系统管理员。将 .NET 核心框架作为一个开源的项目进行了发布,并提供了跨平台的支持(这样 .NET 就可以跑在 OS X 和 Linux 上了)。并且,微软与 Linux 公司合作把最流行的发行版本放到了 Azure 平台上。事实上,微软已经走的如此之远以至于要为 Azure 数据中心开发自己的 Linux 发行版了。

另一方面,微软继续直接通过法律或者傀儡公司来对开源项目进行攻击。很明显,微软在与自由软件的所有权较量上并没有发自内心的进行大的道德转变。那为什么要公开申明对 Linux 的钟爱之情呢?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微软是一个经营性实体。对股东来说是一个投资工具,对雇员来说是收入来源。微软所做的只有一个终极目标:盈利。微软并没有表现出来爱或者恨(尽管这是一个最常见的指控)。

所以问题不应该是”微软真的爱 Linux 吗?”相反,我们应该问,微软是怎么从这一切中获利的。

让我们以 .NET 核心框架的开源发行为例。这一举动使得 .NET 的运行时环境移植到任何平台都很轻松。这使得微软的 .NET 框架所涉及到的范围远远大于 Windows 平台。

开放 .NET 的核心包,最终使得 .NET 开发者开发跨平台的 app 成为可能,比如 OS X、Linux 甚至安卓——都基于同一个核心代码库。

从开发者角度来讲,这使得 .NET 框架比之前更有吸引力了。能够从单一的代码库触及到多个平台,使得使用 .NET 框架开发的任何 app 戏剧性的扩大了潜在的目标市场。

另外,一个强大的开源社区能够提供给开发者一些代码来在他们自己的项目中进行复用。所以,开源项目的可利用性也将会成就 .NET 框架。

更进一步讲,开放 .NET 的核心代码能够减少跨越不同平台所产生的碎片,意味着对消费者来说有对 app 更广的选择。无论是开源软件还是专用的 app,都有更多的选择。

从微软的角度来讲,会得到一队开发者大军。微软可以通过销售培训、证书、技术支持、开发者工具(包括 Visual Studio)和应用扩展来获利。

我们应该自问的是,这对自由软件社区有利还是有弊?

.NET 框架的大范围适用意味着许多参与竞争的开源项目的消亡,迫使我们会跟着微软的节奏走下去。

先抛开 .NET 不谈,微软正在花费大量的精力在 Azure 云计算平台对 Linux 的支持上。要记得,Azure 最初是 Windows 的 Azure。Windows 服务器是唯一能够支持 Azure 的操作系统。今天,Azure 也提供了对多个 Linux 发行版的支持

关于此,有一个原因:付费给需要或者想要 Linux 服务的顾客。如果微软不提供 Linux 虚拟机,那些顾客就会跟别人合作了。

看上去好像是微软意识到“Linux 就在这里”的这样一个现实。微软不能真正的消灭它,所以必须接收它。

这又把我们带回到那个问题:关于微软和 Linux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流言?我们在谈论这个问题,因为微软希望我们思考这个问题。毕竟,所有这些谈资都会追溯到微软,不管是在新闻稿、博客还是会议上的公开声明。微软在努力吸引大家对其在 Linux 专业知识方面的注意力。

首席架构师 Kamala Subramaniam 的博文声明 Azure Cloud Switch 背后的其他企图会是什么?ACS 是一个定制的 Linux 发行版。微软用它来对 Azure 数据中心的交换机硬件进行自动配置。

ACS 不是公开的。它是用于 Azure 内部使用的。别人也不太可能找到这个发行版其他的用途。事实上,Subramaniam 在她的博文中也表述了同样的观点。

所以,微软不会通过卖 ACS 来获利,也不会通过赠送它而增加用户基数。相反,微软在 Linux 和 Azure 上花费精力,以加强其在 Linux 云计算平台方面的地位。

微软最近迷上 Linux 对社区来说是好消息吗?

我们不应该慢慢忘记微软的“拥抱、扩展、消灭Embrace, Extend and Exterminate”的诅咒。现在,微软处在拥抱 Linux 的初期阶段。微软会通过定制扩展和专有“标准”来分裂社区吗?

发表评论吧,让我们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via: http://www.linuxjournal.com/content/microsoft-and-linux-true-romance-or-toxic-love-0

作者:James Darvell 译者:sonofelice 校对: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2016年4月2号的时候,Debian Project正式发布了Debian GNU/Linux 8.4(Jessie)和Debian GNU/Linux 7.10(Wheezy)维护更新。Debian GNU/Linux 8.4 “Jessie”是广受好评的该系列操作系统的第4个稳定版,推荐所有运行Debian GNU/Linux 8.3 “Jessie”(或更早)的用户更新。

另一方面,Debian GNU/Linux 7.10 “Wheezy”仅面向那些运行旧有Debian分支操作系统的用户。

如果你在用Debian GNU/Linux 7.9或更早的版本,还请升级到最新的7.10,方法是运行“sudo apt-get update && sudo apt-get dist-upgrade”命令。

想要下载自带多种桌面环境的Live DVD或纯安装ISO镜像的用户,还请耐性等待1-2天的时间。

发布公告

2016年4月4号,FreeBSD 项目组正式推出了基于 BSD 内核的 FreeBSD 10.3操作系统(其实上周就可以下载了)。

尽管它并不是一个 GNU/Linux 发行版,FreeBSD 仍是一个重要的开源项目(也是被广泛使用的 BSD 操作系统之一)。其在发行声明中称,FreeBSD 10.3带来了诸多改进和新特性,比如 Linux 兼容性层已允许用户在 amd64(x86_64)硬件上运行64位应用程序。

此外,UEFI 引导器也带来了更好的多设备支持、帧缓冲器驱动的通用图形适配器(UGA)和图形输出协议(GOP)处理改进、以及增加了对 ZFS 启动的支持。

CAM 目标层现已支持高可用性设置、完整地支持了英特尔 Skylake 及更新一些的芯片、16Gbpps 光纤通道适配器、以及 full Multi-ID(NPIV)功能。此外,FreeBSD 10.3 也能够在基于 UEFI 的系统上使用 ZFS 作为根文件系统了。

Intel FreeBSD Networking Group version 3.1.13-k 现已支持 ixgbe 驱动(以及 X552 / X550T),并且 reboot 实用工具已初步实现了一个 reroot 功能,允许用户挂载来自一个临时来源文件系统的 rootfs,而无需重启操作系统。

最后,mking 实用工具已支持 MBR 和 GPT 分区格式下的 NTFS 文件系统,xz archiver 已支持多线程压缩。此外还有 GNOME 3.16.2、TeXLive 2015、X.Org Server 1.17.4 等软件也相应更新了。

在今年的 Linux 合作峰会上,记者发现前甲骨文的 Linux 与虚拟化工程部的高级副总裁 Wim Coekaerts 跳槽到了微软公司。

wim-coekaerts.jpg

Wim Coekaerts

Coekaerts 是一位著名的 Linux 领导者,在甲骨文公司内他被称之为“Linux 先生”。其在甲骨文的任期内,带领该公司推出了甲骨文的第一个 Linux 产品,并将甲骨文的程序员队伍从 Windows 桌面迁移到了 Linux 桌面上,以及通过开发 Red Hat 企业版 Linux (RHEL)的衍生版 Oracle Linux 从而将甲骨文公司变成了 Linux 发行商之一。

微软确认了是他们将 Coekaerts 从甲骨文挖到了该公司,微软的企业云副总裁 Mike Neil 对记者说,“Wim Coekaerts 已经加入到了微软,担任企业云事业群的开源副总裁。我们会继续深化我们开源方面的承诺,Wim 将关注在我们对开源社区的参与、贡献和创新等方面工作的深化。”

Coekaerts 加盟微软代表着该公司对 Linux 前所未有的开放态度,除了将 Linux 带到其 Azure 云对开源项目的投资之外,微软还做了听起来像是愚人节笑话一样的举措:将 Ubuntu 带到了 Windows 10

Coekaerts 在甲骨文任上最出名的事迹是将甲骨文公司变成了一家 Linux 领域的公司,所以你可以想象当他加盟微软会发生什么事情。MS-Linux?或者一个云方面的发行版,我觉得这并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在微软和 Linux 之间今后也许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

据国外媒体报道,火狐称自己已不再需要谷歌的资金支持。

本周三,火狐浏览器研发者称,火狐目前已不再依赖谷歌的资金支持,其最新的搜索引擎会为火狐带来更多资金收益。多年来,谷歌一直为Mozilla的搜索网站火狐提供资助。据公司财报显示,2014年,这项非营利性组织支出占3.3亿美元。

Mozilla与去年年底与谷歌达成此项协议,同时与谷歌竞争的搜索引擎公司还有雅虎,百度以及俄罗斯的Yandex。

Mozilla首席商业与法律主管称,目前,Mozilla没有从谷歌获得任何利润,尽管谷歌是欧洲火狐浏览器用户的默认搜素引擎。“ 在这一点上,我们与谷歌没有任何商业关系,Mozilla 目前并没有拿钱,我们的战略是鼓励更多的竞争。”

对于Mozilla来说,更多的竞争意味着当消费者进行互联网搜索与服务的时候能够有更多的选择。网络世界目前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个人电脑,它已经扩大到由苹果以及谷歌这样的大公司所控制的移动设备领域。 

自力更生的Mozilla将会使这些行业巨头难以滥用自己的行业地位,例如,使搜索结果对自己更有利或阻止竞争对手的访问内容。

谷歌和Mozilla一直以来都是盟友, 他们都在寻求更好的发展,如电商,博客,社交网络,新闻发布以及交流与沟通。同时紧密的金融联系也使得谷歌会给Mozilla一些特殊帮助以确保人们在上网时有更多的选择。谷歌对其安卓手机软件以及其他相关服务保持严格的控制,如谷歌地图,谷歌邮箱,YouTube, 谷歌音乐以及Google Do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