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Web】10月1日,网易有道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招股书。招股书显示,网易有道计划申请将代表其A类普通股的美国存托股票(ADS)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DAO”。

招股书显示2019上半年,有道实现营收5.49亿元,同比增长67.7%;有道净亏损1.68亿元人民币,净亏损同比扩大102.9%。2018年全年,有道总营收为7.316亿元,净亏损2.09亿元。

在持股方面,招股书显示,有道采用同股不同权。网易创始人丁磊持有30.1%股权,网易高级副总裁、网易有道CEO周枫持有公司20.6%股权。此外,在此次发行同时,有道同步进行私募配售,网易最大机构股东Orbis基金,承诺向有道购买总额为1.25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

募资用途将用在四个方面:进一步投资技术和产品开发、品牌和营销工作、扩大用户群、满足公司的运营资金。

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1.68亿元

QQ截图20191001101741

招股书显示,网易有道2019上半年实现营收5.49亿元,去年同期为3.28亿元,同比增长67.7%;毛利为1.59亿元,去年同期1.08亿元,同比增长47.2%;经营亏损为1.62亿元,去年同期为8313.3万元,同比扩大94.9%;净亏损为1.68亿元,去年同期为8275.1万元,同比扩大102.9%。

2018年全年,网易有道营收7.3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4.56亿元同比增长60.5%;毛利为2.16亿元,较2017年的1.62亿元同比增长33.4%;经营亏损为2.19亿元,2017年为1.3亿元,同比扩大68.5%;净亏损为2.09亿元,2017年为1.64亿元,同比扩大27.4%。

在线课程是营收主力

目前网易有道旗下业务共有四部分:1、以有道精品课为核心的直播课程,聚焦于K12 的直播业务,专注内容直播付费;2、一系列学习类的工具产品,包括词典、少儿词典、以及新推的编程产品卡搭编程等;3、智能硬件,包括翻译王、词典笔、智能笔等;4、AI 基础设施,包括神经网络翻译、语音识别,包括作文的批改等技术。

招股书显示,有道的收入主要源自两部分:其一是 学习服务和产品 ,其二是在线营销服务。其中,学习服务和产品又主要包括在线课程(有道精品课)、其它学习服务、智能设备三个方面。

QQ截图20191001102009

招股书显示,2019上半年,网易有道学习服务和产品实现营收3.15亿元,去年同期为1.99亿元,占总营收的57.2%;2018年全年,学习服务和产品营收为4.29亿元,2017年全年学习服务和产品营收为1.5亿元。

其中,网易有道在线课程在2017年和2018年以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六个月中实现的营收分别为1.15亿元、3.30亿元和2.28亿元,分别占学习服务和产品总营收的约76.7%、76.8%和72.5%。在线课程是学习服务和产品中的营收主力。

其他学习服务收入方面,2019上半年,其他学习服务收入为4350万元,同比增长48.4%。主要包括有道智云产品及学习工具类应用订阅包的销售增长。2017年和2018年网易有道来自其他学习服务的营收分别是2820万元和6880万元。

在智能设备方面,2019上半年,有道智能硬件收入4310万,同比增长264.7%。主要是由于有道词典笔和有道翻译王等产品促成了销量增长。2017年和2018年网易有道智能设备销售的营收分别是670万元和3050万元。

有道在线营销服务营收方面,2019上半年,网易有道在线营销服务实现营收3.40亿元,去年同期为1.28亿元;2018年和2017年,该数据分别为3.03亿元和3.06亿元。

招股书显示,网易有道的大多数在线营销服务都是基于效果定价的广告解决方案,包括按每次点击费用( CPC)收费的解决方案。在2017年和2018年以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六个月基于效果的广告服务产生了在线营销服务营收的84.4%,76.9%和82.3%。此外,有道还提供品牌广告服务。

丁磊持股30.1%网易是最大受益方

招股书中,网易有道披露了公司高管和董事的持股信息。IPO前,网易董事局主席丁磊持股比例为30.1%;网易有道CEO周枫持股比例为20.6%;网易有道副总裁吴迎晖持股比例为1.9%。

机构股东方面,网易公司持股比例为66.2%;网易有道CEO周枫全资拥有的开曼群岛Peng Ke Holdings Inc持股比例为20.6%。

2018年4月,网易有道宣布完成首次战略融资,成为继网易云音乐、网易味央之后,网易公司第三家独立融资的品牌。

今年初丁磊将“游戏、电商、教育、音乐”作为网易的四大战略公开提出,随后,原本隶属于网易杭州研究院旗下的网易云课堂和MOOC等网易教育产品被剥离出来,与网易有道进行业务合并,网易有道独立IPO提上日程。

从招股书披露的情况看,网易有道从网易集团获得了通常可在一年内偿还的贷款,以资助业务运营。截至2019年6月30日,网易有道有未偿付给网易的计息短期贷款为人民币8.78亿元。

盈利仍然遥远

招股书显示,2019上半年,有道平均MAU总数为1.05亿元,去年同期为9310万元;2018年全年,平均MAU总数为9640万元,去年同期为7370万元。

然而与增长的MAU数相匹配的是网易有道不断增长的营销费用。

2019年上半年,网易有道的营销费用为1.86亿元,占总运营支出的57.9%,较去年同期的9430万元同比增长97.2%。主要是由于在加大销售和营销力度的推动。另外,销售人员的薪资相关费用增加45.0%,这也是导致其营销费用增加的原因。

同时,网易有道在招股书中称:“预计在可预见的将来,我们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将会增加,包括短期内的快速增长,这是因为我们在销售,品牌和营销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以增加学生和用户群。”

在线教育竞争激烈,长久以来企业通过投入换增长策略来抢占市场,因而往往受困于营销费用的高投入而无法实现盈利,网易有道也未能突破。

2019上半年,有道实现营收5.49亿元,净亏损1.68亿元人民币,净亏损同比扩大102.9%。2018年全年,有道总营收为7.316亿元,净亏损2.09亿元。

在2018年的有道年度大会上,周枫曾表示,2018年是网易有道全面All In K12在线教育的一年。2018年有道精品课K12的用户量一年增长5倍,K12业务营收翻3倍。同时,2019年网易有道仍然将聚焦K12。

以网易精品课的营收表现来看,尽管在2017年和2018年以及2019上半年,有道精品课程的付费学生分别约为22.9万,36.1万和20.8万,并且有道精品课付费学生的平均客单价从363元、559元增长至751元。

但是,随着单价的增长,有道精品课的付费学生入学占学生总数的百分比从2017年的4.2%下降到2018年的3.0%,从2018年上半年的3.4%下降到2019上半年的2.8%。

如何平衡课程价格和获客转化是网易有道需要解决的问题。

为了实现盈利,网易有道计划继续扩展在线课程,以增加付费学生人次和每付费学生人次的总帐单;通过探索各种不同的获利渠道来产生额外的收入,例如通过有道的交互式学习应用程序提供更多的付费内容以及智能设备的销售;进一步控制成本和费用。不过这种努力短期内或许难以看到明显效果。

网易旗下的有道周一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FORM F-1),计划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募集最多3亿美元资金。有道在招股书中暂未透露发行量、发行价格区间等信息。

有道的招股书显示,该公司募集到的资金将主要用于进一步投资于技术和产品开发,扩大品牌和营销努力,进一步扩大用户群,并满足其他一般企业目的。有道申请在纽交所挂牌交易,证券代码为“DAO”。投行花旗集团和摩根士丹利担任有道首次公开募股的联席主承销商,中金公司、瑞士信贷、汇丰银行担任联席副承销商。

有道将采用双股权结构。有道的A类和B类普通股只在转换权和表决权上有所不同。A类普通股不可转换为B普通股;B类普通股可转换为A类普通股。每股A类普通股含1股投票权,B类普通股含3股投票权。有道的B类普通股持有人包括公司控股股东网易、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董事周枫、以及由公司员工组成的特定个人少数股东。

有道的招股说明书还显示,在公司首次公开募股发行完成的同时,还将同步进行私募配售。机构投资人、奥比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Orbis)管理的某些投资基金已同意以发行价向该公司购买总计1.25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

以下为有道招股说明书内容摘要:

我们的业务

什么是有道

有道让学习成为现实。

十多年来,有道一直在开发和使用技术,为各种年龄的用户提供学习内容、应用和解决方案。

2019年上半年,有道是中国领先的智能学习公司,平均月平均访问用户超过1亿人。从在线知识工具开始,有道目前提供一套可访问、可靠和值得信赖的全面的学习产品和服务。

今天,对数以千万计的用户而言,有道是查找单词、翻译外语、准备考试和掌握新技能的必去之地。通过科技,有道每天都在丰富各个年龄段的人们的生活,引导他们走上追求知识和分享想法的旅程。

有道提供什么

隶属于中国互联网公司网易的有道成立于2006年,致力于提供以内容、社区、通信和商业为中心的在线服务。2007年,有道推出了旗舰版有道词典。根据Frost & Sullivan提供的统计数据,按照2019年上半年的月活跃用户数量计算,有道词典是中国最大的语言类应用。有道词典在2019年上半年平均拥有5120万月活跃用户。

有道词典的早期成功使有道能够吸引大量的用户群,建立强大的品牌,并扩展到广泛的产品和服务,满足学前、中小学和大学生以及成人学习者的终身学习需求,包括推出学习产品、学习服务、智能设备和互动学习应用在内一系列的产品和服务。

有道的在线知识工具包括领先技术支持的词典、翻译和写作工具。有道的工具方便、智能、强大。有道的学习工具大部分免费,主要通过广告来赚钱。随着这些工具在人们生活中变得无处不在,它们也有助于推动有机用户流量流向有道的在线课程和其他产品和服务。

基于有道在线知识工具的普及,该公司开始提供包括有道精品课程在内的在线课程。有道精品课程是有道的旗舰在线课程品牌,战略重点是中小学学生,以及网易云课堂和中国大学MOOC(慕课) 。有道通过直播在“双师”大班提供有道精品课。有道采用这种形式是因为它允许最大限度地利用有道的教学资源,同时最大限度地提高教师和学生的灵活性和互动性。有道的课程设计者、授课教师和技术人员共同努力,专业地创建涵盖广泛主题的课程材料,确保它们有趣、相关且引人入胜。

有道还提供各种交互式学习应用,让学生可以通过移动设备上的虚拟教师学习数学、英语和其他科目。这些有趣而有效的应用结合了人工智能教学,以特别迎合有道学生的学习习惯。通过微信等社交媒体,用户可以访问这些应用,并与朋友分享他们的活动。此外,有道的交互式学习应用提供了丰富的游戏化功能,有助于显著提高年轻学生的兴趣水平并推动他们的参与。

有道的产品和服务建立在一套共同的核心技术之上,这使该公司能够使用从单个产品或服务中获得的数据洞察力,来帮助优化整个产品和服务组合。自成立以来,有道的业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道从未停止对产品和服务的重新设想和创新。这样做不仅是为了迎合,也是为了影响用户的学习习惯和生活方式,实现他们的目标,丰富他们的生活。自成立以来,有道的应用累计下载量超过13亿此,注册学生超过2亿人。推动所有这些伟大成就的是有道的技术。这就是为什么有道将继续为用户和长期成功投资技术和产品。

在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上半年,有道营收达到人民币5.485亿元(约合799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人民币3.272亿元增长67.7%;有道2018年上半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8280万元和人民币1.679亿元(约合2450万美元)。

有道2018年的净营收为诶人民币7.316亿元(约合1.066亿美元),较上年的人民币4.557亿元增长60.5%;有道2018年净亏损为人民币2.093亿元(约合3050万美元),较亏损幅度较上年的净亏损人民币1.639亿元扩大。

市场机遇

在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的推动下,中国的智能学习日益普及。智能学习的特点是将技术与学习和教学过程的大多数方面相结合,以培养更加个性化、交互式和适应性的学习体验。智能学习公司通过提供一套全面的、协同的学习产品和服务,能够吸引大量忠诚的用户并从中获利。

中国的智能学习产业目前由人工智能支持的在线课程、智能知识产品和服务、以及机构学习解决方案组成。近年来,在快速的技术发展的推动下,该行业发展迅速。Frost & Sullivan预计,2018年中国智能学习产业的整体规模约为人民币1034亿元,预计到2023年将增长至人民币719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47.4%。

除中国市场外,其他国家和地区,如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南美洲,由于人口众多、教育资源稀缺和愿意支付教育费用,同样也为中国企业在智能学习领域提供了巨大的机遇。

有道与众不同之处在哪里

有道相信以下竞争优势使其有别于竞争对手:

–领先的技术;

–拥有可信品牌的庞大而忠诚的用户群;

–涵盖完整学习旅程的产品和服务;

–强大的内容开发能力;

–可扩展的商业模式;

–富有远见和经验的管理团队。

有道如何面对未来

有道寻求通过以下策略引领中国智能学习产业的发展:

–继续投资于技术;

–改进内容供应;

–发展并吸引用户群;

–向海外扩张;

–增强智能设备产品;

–服务更多商业客户。

面对的挑战

有道在实现业务目标和执行战略时面临风险和不确定性,包括以下方面:

–有道在整合基础上运营的历史有限,尤其是运营某些产品和服务。这可能会使其难以评估未来的前景以及与这些产品和服务相关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如果未能开发和应用有道的技术来支持和扩展产品和服务,或者如果未能及时响应行业趋势和用户偏好的快速变化,有道可能会失去市场份额,业务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有道可能无法有效拓宽该公司的货币化渠道;

–有道业务的成功和未来增长将受用户接受度、技术与学习相结合的市场趋势的影响;

–有道可能无法及时、经济高效地改进或扩大产品和服务;

–有道业绩曾出现亏损,将来可能无法实现盈利;

–有道的业务依赖于品牌的持续成功,如果不能保持和提高对有道品牌的认可,其声誉和经营成果可能会受到损害;

–有道需要大量资本来为运营提供资金,并对商业机会做出反应。如果无法以可接受的条件获得足够的资本,或者根本无法获得足够的资本,有道的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有道有很高的运营资本要求,并且一直出现运营资本赤字。如果未来继续出现运营资本赤字,有道的业务、流动性、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有道业务运营的某些方面可能被视为不完全符合中国关于在线私立教育的监管要求。此外,有道还面临与实施这些要求的不确定性相关的风险,以及与在线私立教育相关的额外监管要求和限制;

–如果无法保留现有的或吸引新的广告客户,有道的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用户可能出于多种原因决定不再使用有道的产品和服务,包括他们的学习成绩没有提高或对产品普遍不满意,这可能会对有道的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产生不利影响;

–有道可能无法继续招聘、培训和保留足够数量的合格教师和助教;

–如果不能保护知识产权,有道的品牌和业务可能会受损;

–有道可能不时受到与第三方知识产权相关的侵权索赔;

–有道面临激烈的竞争,这可能导致定价压力和市场份额的损失,并对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有道可能无法维持或提高学费水平;

–有道的季度运营业绩可能会出现波动,这使得公司的业绩难以预测,并可能导致其季度运营业绩低于预期;

–如果无法有效管理增长或执行战略,有道的业务和前景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有道技术基础设施的任何重大中断或未能保持技术基础设施令人满意的性能、安全性和完整性,都将减少有道的访客流量,并可能对公司业务、声誉、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未能对中国考试制度、录取标准、考试材料、教学方法和法规的变化做出充分和及时的反应,有道的内容、产品和服务对用户和学生的吸引力可能会降低;

–课程费用的退款或潜在退款争议可能会对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产生负面影响;

–有道可能会受到任何负面宣传的不利影响,这些负面宣传如果涉及有道、公司业务、股东、附属公司、董事、官员、讲师、助教和其他员工及业务伙伴、经营的行业,无论其准确性如何,都可能损害有道声誉和业务;

–有道的声誉和业务可能会受到用户、学生和员工不当行为、不正当活动以及滥用有道内容、产品和服务的不利影响,其中许多都超出了公司的控制范围;

–有道无法保证其不会因任何不适当或非法的内容而承担责任索赔或法律或监管责任,这些内容可能会使有道承担责任并对声誉造成损害;

–与有道平台相关的隐私问题或安全漏洞可能会导致经济损失,损害公司声誉,阻止用户使用有道的产品,并使其面临法律处罚和责任;

–有道受各种法律和其他数据保护义务的约束,任何不遵守适用法律和义务的行为都可能对其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在互联网视听节目的许可要求方面,有道可能面临风险和不确定性;

–未能获得、维护或更新在中国开展业务所需的其他许可证、批准、许可、注册或备案,可能会对有道的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有道的业务受到国际运营风险的影响;

–有道可能无法成功地发展或维持与移动行业主要参与者的关系,也无法成功地开发或提供能够有效利用这些操作系统、网络、设备和标准的产品和服务;

–如果无法经济高效地开展销售和营销活动,有道的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有道的成功取决于高管团队和其他关键员工的持续努力;

–有道可能成为竞争对手等第三方有害行为的主体,包括向监管机构投诉和公开传播对有道业务的恶意评估,这可能会对公司声誉产生负面影响;

–有道可能无法成功地从收购中获得协同效应,也无法从近期和未来的投资、战略联盟和收购中获得预期的收益;

–由于公司的运营,有道可能会不时受到诉讼、指控、投诉和调查,公司声誉和运营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有道的广告内容可能会受到处罚和其他行政行为;

–虽然有道认为目前有足够的内部控制程序,但仍然面临根据2002年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第404节评估控制措施的潜在风险的立法要求;

–作为上市公司,有道的成本将会增加,尤其是在公司不再具备“新兴增长公司”的资格后;

–有道已给予并将继续给予股权激励,这可能导致基于股权的薪酬支出增加;

–未能按照中国法规的要求为各种员工福利计划缴纳足够的费用,可能会导致有道受到处罚;

–中国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可能会对有道的业务和运营结果产生不利影响;

–有道面临与租赁的不动产相关的特定风险;

–中国主要社交网络的特征和功能的任何变化、中断都可能严重限制有道继续扩大用户群的能力,公司业务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有道的运营取决于中国互联网基础设施和电信网络的性能;

–中国或全球经济的严重或长期低迷可能会对有道的业务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有道面临与第三方支付处理相关的风险;

–有道目前没有任何商业保险;

–有道面临与自然灾害、极端天气条件、流行病和其他灾难性事件相关的风险,这些风险可能会严重干扰公司业务;

–有道的用户数据和其他评估在衡量公司运营绩效时会出现不准确,这可能会损害到公司声誉。

主要财务数据:

2019年上半年主要财务数据

–净营收为人民币5.485亿元(约合799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3.272亿元。其中,来自在线课程的净营收为人民币2.282亿元(约合332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1.580亿元。

–营收成本为人民币3.896亿元(约合567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2.195亿元。

–毛利润为人民币1.590亿元(约合232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1.076亿元;毛利率为29.0%,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32.9%。

–运营支出为人民币3.211亿元(约合468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1.907亿元。其中,销售与营销支出为人民币1.861亿元(约合271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9430万元;总务和行政支出为人民币2380万元(约合35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1570万元;研发支出为人民币1.112亿元(约合162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8070万元。

–运营亏损为人民币1.621亿元(约合236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8310万元。

–净亏损为人民币1.679亿元(约合245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8280万元。

–归属有道的净亏损为人民币1.684亿元(约合245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8210万元。

–截至2019年6月30日,有道上半年的平均月活跃用户为1.050亿人,高于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9310万人。

–截至2019年6月30日,有道精品课付费用户总数为33.8万人,高于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31.8万人。

–截至2019年6月30日,有道精品课每付费学生的毛账单收入为人民币751元,高于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508元。

2018年主要财务数据

–净营收为人民币7.316亿元(约合1.066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人民币4.557亿元。其中,来自在线课程的净营收为人民币3.294亿元(约合480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1.150亿元。

–营收成本为人民币5.151亿元(约合7500万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人民币2.938亿元。

–毛利润为人民币2.165亿元(约合3150万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人民币1.619亿元。

–运营支出为人民币4.356亿元(约合6350万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人民币2.920亿元。其中,销售与营销支出为人民币2.134亿元(约合3110万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人民币1.364亿元;总务和行政支出为人民币3820万元(约合560万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人民币2250万元;研发支出为人民币1.840亿元(约合2680万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人民币1.331亿元。

–运营亏损为人民币2.191亿元(约合3190万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人民币1.300亿元。

–净亏损为人民币2.093亿元(约合3050万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人民币1.639亿元。

–归属有道的净亏损为人民币2.089亿元(约合304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1.336亿元。

–截至2018年12月31日,有道2018年的平均月活跃用户为9640万人,高于2017年的7370万人。

–截至2018年12月31日,有道精品课付费用户总数为64.3万人,高于2017年的41.8万人。

–截至2018年12月31日,有道精品课每付费学生的毛账单收入为人民币559元,高于截至2017年的363元。

主要股东

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有道董事和高管合计持有公司53,036,358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53.7%。其中,丁磊持有29,751,158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30.1%;公司首席执行官周枫持有20,341,200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20.6%。

网易为有道第一代股东,在首次公开募股前持有该公司65,387,160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66.2%。周枫为第二大股东,持有20,341,200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20.6%。

10月1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2018年从特斯拉赚了22.8亿美元,这一数字包括他的工资、股票期权、股票增值和其他津贴。特斯拉员工的工资中位数约为5.6万美元,而马斯克每年的收入是该公司员工中位数工资的40668倍。

CEO收入和员工工资中位数差距排名第二的是Abercrombie & Fitch首席执行官弗朗索瓦·霍洛维茨-博纳迪(Fran Horowitz-Bonadies),其工资是普通员工的3660倍。紧随其后的是Gap、美泰(Mattel)和Align Technology,这些公司的薪资差距都超过3100比1。

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的最新报告《2019年高管过剩:让企业为巨大的薪酬差距买单》(Executive Excess 2019: Making corporate Pay for Big Pay gap)的主要作者萨拉·安德森(Sara Anderson)表示,这确实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安德森在过去的26年里一直是这些报告的主要作者,并负责上述研究所的全球经济项目。安德森说,政策制定者终于在这一问题上采取了行动。

从2018年开始,美国上市公司被要求在代理委托书中披露其CEO一年的收入与普通员工收入的差距。2010年的《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也要求披露这一差距。2016年,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政策制定者通过了一项法案,对那些首席执行官收入至少是员工中位数收入100倍的公司征税。“在州和地方层面看到这一进展令人兴奋,”安德森说道。该税适用于在波特兰做生意的公司,并根据CEO与员工薪酬差距的大小对其进行处罚。例如,如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的收入是普通员工的250倍,那么他们必须支付25%的税。

美国的总体收入差距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在扩大。从1978年到2017年,美国最富有的0.1%人群的收入增长了约340%,但与CEO们的收入相比,这仍然微不足道。

安德森对薪酬差距最大的50家美国公司的多样性感到惊讶。虽然沃尔玛等低薪零售商不出所料地榜上有名,但也有许多大型科技公司,甚至汽车零部件企业也进入榜单。安德森说,这显示了这个问题的广度。我们不能仅仅认为只有沃尔玛和麦当劳才这样。

沃尔玛的工资差距为1076:1,在榜单上排名第46位。麦当劳排名第16,差距为2124:1。此外,50家美国公司的员工需要至少1000年的时间才能获得他们的CEO在2018年一年的时间里取得的收入。(少年)

【TechWeb】由交通运输部发布的 《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自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

《办法》规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投递快件后应及时通知收件人。收件人不同意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的,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应当按照快递服务合同约定的名址提供投递服务。

此外,智能快件箱运营企业未按照《管理方法》标明智能快件箱有关信息的,由邮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逾期未改正的,处5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的罚款;未按规定保存操作记录、查验结果的,由邮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可以处5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的罚款。

智能快件箱接收寄件是,监控设备未运行或者被遮挡的,交寄物品、交寄行为被遮挡的,邮政管理部门可以处5000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

据外媒报道,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称,苹果信用卡(Apple Card)最终将会在美国之外的很多国家推出,从而提供给国际用户使用。

库克在访问德国期间对媒体发表讲话时,似乎证实了国际版本的苹果信用卡正在筹备中,德国可能是未来苹果信用卡发布的目的地之一。然而,库克没有告知德国用户何时可以获得这张信用卡。

库克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在任何地方提供信用卡。”他表示,该计划是为了让苹果信用卡像iPhone一样在全球变得无处不在。库克警告说,推出信用卡有很多困难,因为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相关规章制度。

“我们想来德国。”库克明确表示。

虽然苹果信用卡确实提供了许多对旅行者有用的功能,包括在国外购买商品不收取交易费,但苹果与高盛合作推出的这种信用卡目前仅在美国可用。

如果苹果信用卡要在另一个国家推出,那么苹果很可能将不得不与另一家金融机构合作,而不是从头开始建立服务。若高盛都认为推出这项服务是成功的,那么这应该会让苹果更容易在目标市场上吸引当地现有的信用卡公司或银行,从而在当地合作推出苹果信用卡。

如果潜在的合作伙伴确实与苹果签约,那么他们将需要承担一大笔费用。据称,高盛在每张苹果信用卡的注册上花费了大约350美元,该投资银行预计在一名用户使用四年后它才能从该用户身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