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不少网友发现,苹果中国官网已经悄悄提高了内存的价格,而且是翻倍式的涨价。

苹果今天提高了13 英寸入门级 MacBook Pro内存升级的价格,美国地区从8GB升级至16GB已经从之前的100美元涨至200美元。中国地区的售价从750元涨至1500元。

13英寸入门级MacBook Pro仍然搭载第八代Intel酷睿处理器,并回归妙控键盘。需要注意的是,除了入门级MacBook Pro,其他Mac产品线的内存升级价格并没有变化。

s_f7c629f9500e452a8f8a4059200d31de

对于上述行为,有外媒给出的说法是,苹果此举是补涨,之前的内存定价过于“便宜”,所以此番涨价也是为了更好的平衡用户需求,当然这也仅仅局限13 英寸入门级 MacBook Pro。

一直以来,苹果官网售出的内存产品,售价都要比市面上竞争对手的产品高出几倍,当然对应的性能也会更出色,但这绝对不是让你去多花几倍价格,选择苹果内存的关键点。

【TechWeb】6月1日华兴源创(688001)早盘涨逾7%。

5月25日, 华兴源创 资产重组欧立通审核通过。早在今年3月9日,华兴源创发布重组草案,3月27日重组申请获受理,4月10日收到重组问询函,一个月后获得了上交所审核通过。

据悉,此次交易中,华兴源创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李齐花、陆国初持有的欧立通100%的股权,标的资产交易金额为10.4亿元,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重组信息落实后,5月26日,华兴源创开盘涨幅近20%。

22

人工智能曾经只是科幻小说,是计算世界的遥不可及的梦想,如今已成为现实。

以下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人工智能方面的重大进步:

使用深度学习开发新型强大的抗生素:

麻省理工学院的团队开发的一种深度学习模型已经确定了一种新的抗生素化合物,该化合物已成功地与世界上一些耐药性最高的细菌作斗争。 新开发的药物是通过计算机模型挑选出来的,该模型有可能在短短几天内筛选出超过一亿种化合物。 研究人员设计了他们的模型,以寻找能够使分子有效杀死某些种类细菌的化学特征。 他们在2,500个分子上训练了神经网络模型,其中包括1,700种已获美国FDA批准的药物以及800种具有不同结构和生物活性的天然产物。 在针对五种细菌的实验室测试中,研究人员发现其中八种分子具有抗菌活性,其中两种具有强大的功能。 现在,研究人员计划进一步测试这些分子,并在用于该过程的数据库中对其进行进一步筛选。

当前筛选新抗生素的方法成本高昂,并且需要大量时间投入,这种模型有望极大地推动医疗行业的发展。

对产品的高级理解和新的购物体验:

Facebook的AI团队开发了一种名为GrokNet的计算机视觉模型,旨在通过充当AI生活方式助手来重新定义购物,该助手可以学习人们的品味并大大简化购物过程。

由于购物时有各种各样的产品在售而感到沮丧和优柔寡断是一种普遍的感觉。 Facebook开发的模型使用比较先进的图像识别模型,根据对个人已经拥有的物品的分析所获得的个人品味来推荐要购买的产品。 它还可以生成对象的虚拟副本,以实现该项目在房间或人体内的放置方式的可视化。 您会发现自己穿着您要购买的衣服或配件,这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试用室可能很快变得多余!

该方法使用对象检测器来识别图像中可能产品周围的框,将每个框与已知产品列表进行匹配,并将所有匹配项保持在相似度阈值之内。 它可以预测图像的各种属性,例如图像的类别,属性和可能的搜索查询。 它还可以预测可用于执行诸如产品识别,视觉搜索,视觉上类似的产品推荐,排名,个性化,价格推荐等任务的嵌入(例如”指纹”)。 该模型已部署在Facebook Marketplace上,并且已经在重塑购物体验。

通过学习用户行为自动创建业务流程自动机:

英国初创公司ZappyAI已经完成了曾经艰巨的任务,即了解并自动为企业中的流程创建自动化。 早在自动化的早期,该技术就无法将以前在流程中所做的事情与现在在进行中的事情联系起来。 自动化工具将需要大量的编码和配置,而没有任何认知能力。

人工智能驱动的系统使用长期内存来识别可以自动化的业务流程。 它可以找出正在执行的业务流程中涉及的决策和逻辑,并生成对组织内自动化机会的分析。 ZappyAI计划使用这种AI技术来运行组织流程分析的主干,从而为公司节省了无数的人工时间,以了解和数字化业务流程。

小巧的AI —可在消费类设备上运行的AI

诸如Google,Amazon,Apple和IBM之类的现代较大的技术公司已经开发了使AI算法能够直接从人们的电话和其他消费设备运行而无需与云服务进行交互的技术,而传统上是 缺少强大的计算硬件。 这项被称为”微型AI”的技术,研究人员通过称为”知识蒸馏”的过程缩小了现有AI模型的大小,而不会损失任何算法的功能或性能速度。 该技术的优势包括由于设备与云之间没有通信而导致的零延迟,以及更少的隐私问题。

减少AI的碳足迹

训练深度学习AI模型所需的计算能力是巨大的-马萨诸塞大学(Amherst)的一份报告估计,由此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平均约为626,000磅(重)。 这相当于美国普通汽车一生中产生的二氧化碳量的五倍。 在模型的部署阶段,随着具有不同属性和资源的多个硬件平台的参与,此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1590728940371

1590728940371

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已经开发出了一个解决这一问题的网络,称为”一次全部”网络,该网络将碳排放量减少到传统模型产生的总排放量的1/1300。 研究人员基于比较新的AI进步AutoML(用于自动机器学习)构建了该系统,从而消除了手动网络设计。 单一的大型”全民共享”(OFA)网络充当”母体”网络,嵌套了大量从”母体”网络中稀疏激活的子网。

OFA网络学习到的权重将与所有子网络共享,从而导致在此过程中对子网络进行本质上的预训练。 在推论时,每个子网都以其派生的权重独立运行,而无需其他培训。

 

这是人类航天史上的一小步,却是商业航天史上的第一步。马斯克的SpaceX在成本和效率上完胜老对手波音,率先开辟了商业航天新时代。

美国当地时间5月30日中午12时22分,在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空中心,SpaceX用自己的猎鹰9火箭成功将二代龙飞船送上了太空。两名宇航员随后成功抵达国际太空站,而火箭一级也实现了成功回收。这是美国自2011年以来首次从本土出发将宇航员送入太空,也是航天史上首次由私营企业完成载人航天任务。

马斯克创办的SpaceX成为了商业航天领域的先行者,载人航天至此不再是政府的专利。此次发射也意味着美国结束了在这一领域对俄罗斯将近十年的依赖。自2011年美国航天飞机退役之后,美国就一直依赖俄罗斯的联盟号(Soyuz)飞船送自己的宇航员上太空,只能忍受俄罗斯的不断涨价。联盟号飞船每张船票的价格从2011年的4340万美元一路上涨到现在的8600万美元。

凭借着此次载人航天成功发射,SpaceX也加入了目前仅有俄罗斯和中国两个会员的载人航天超级俱乐部。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原来的金卡成员美国政府选择了退出。美国放弃航天飞机的原因很简单,为了省钱。航天飞机服役三十年时间,美国政府在这项目上实际投入了2090亿美元,每次发射成本甚至高达14亿美元。

由于不愿承担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预算的不断攀升,小布什政府从2004年开始决定放开航空航天产业,推出了商业载人航天飞行项目(Commercial Crew Program),把原本政府机构做的事情外包给国内私营公司,刺激商业航空行业竞争。按照当时的计划,美国私营企业将在2016年打造出新的航天工具,但实际结果来看,商业载人航天实现时间比原计划推迟了三四年时间。

NASA公布自己的太空探索项目需求,投入一部分资金,转移一部分技术和设计,而私营企业自己负责设计和打造太空飞行器。除了NASA的投资,他们需要自己进行融资。为了竞标得到项目,私营企业之间面临着激烈竞争,只有拿出可靠稳定又具成本优势的方案和产品,才可能得到NASA的投资和合同。

最初的几家竞标公司包括:波音、SpaceX、贝佐斯的蓝色起源BlueOrigin以及Sierra Nevada(1963年成立的航空航天私营公司)。这些公司各自拿出了自己的飞船:波音推出星际客机(CST-100 Starliner),SpaceX拿出了龙飞船,蓝色起源的圆锥形飞船命名为太空车(Space Vehicle),而Sierra Nevada则设计了类似航天飞机的追梦者(Dream Chaser)。

最终结果是马斯克的SpaceX抓住了这一历史机遇,战胜了行业巨头波音和贝佐斯,成为了商业载人航天的第一人。当然这并不意味着SpaceX就此垄断了这一市场,波音和蓝色起源等竞争对手依然在不断追赶,未来也将继续承担商业太空旅行的业务。除了太空站项目之外,NASA最近把重新登月的项目也外包出去了。SpaceX、蓝色起源和另一家航天公司Dynetics成为了中标者。

2014年9月,经过四年的招标,NASA最终选择了波音和SpaceX两家公司瓜分总计68亿美元的载人航天项目合同。波音和SpaceX分别拿到了价值43亿美元和25亿美元的合约。合约规定,每家公司需要每次带着四名宇航员上下空间站两到六次。当时NASA的目标是在2017年底之前至少送一艘美国飞船来回空间站一次。只要双方达到要求,NASA会继续用双方的飞船。加上之前的合约,波音从NASA拿到了48.2亿美元的合同,SpaceX拿到了31.4亿美元。

但在几年之前,或许除了马斯克,并没有多少人相信SpaceX可以击败波音。美国国会议员甚至在听证会上质疑,NASA为什么要选择两家公司来完成商业载人航空任务,为什么不干脆把项目完全交给波音。而马斯克则在Twitter在抱怨,为什么我们的合同金额比波音少这么多,这不公平!他在2012年就嘲讽波音的效率缓慢,“花了10年时间耗费200亿美元,才把他们的飞机改进了10%”。

NASA的商业载人航天飞行项目合同是固定金额的,意味着私营公司必须有效控制成本,否则就得自己承担额外费用。这是创业公司SpaceX相比波音的先天优势。如果他们像波音那样运营,SpaceX或许早就破产了。最初为了节省成本,SpaceX大量使用收购的回收部件。回收利用降低成本,这也是SpaceX实现火箭芯一级回收使用的初衷。

SpaceX已经有了丰富的送货经验。他们从2012年就开始运送货物和补给到太空站,当时还用的是龙飞船一代。而猎鹰9火箭不仅为NASA服务,也承接了卫星等其他商业航天项目。猎鹰9并不是编号,而是这个火箭有9台发动机。包括昨天的二代龙飞船,猎鹰9火箭从2010年以来累计发射86次,成功了83次。目前的版本是猎鹰9 Block 5。

无论是SpaceX和波音,在商业载人航天飞行项目都拖延了两年多时间,但SpaceX还是比波音更快解决问题交付服务SpaceX的火箭和飞船都曾经发生过爆炸事故,在飞船返回的降落伞研发方面也进展缓慢,但最终SpaceX及时修复了所有问题。

从2002年至今,SpaceX总计融资了32亿美元。但随着业务不断扩大,SpaceX的资金需求也在逐渐增加。从2019年以来,SpaceX已经融资了17亿美元。目前估值接近400亿美元,是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之一。

相比之下,航空巨头波音没有SpaceX那样的成本紧迫感,他们依然延续了此前承担政府大项目的工作节奏。去年波音的星际客机进行无人试飞,结果因为离谱的软件问题(时间偏差了11个小时),结果严重偏离轨道,没有抵达太空站位置,因为燃料不足被迫返回。

马斯克当时或许是感同身受,对波音表达了祝福。“进入轨道很难。祝他们下次发射和返回顺利”。但受此影响,波音只能在今年下半年再次进行试飞,如果一切顺利,或许波音有希望在明年送宇航员进入太空站,至少要比SpaceX晚了一年时间。

除了商业载人航天飞行项目,NASA在其他项目上也对波音很失望。波音是NASA 2010年空间发射系统(SLS)项目的主承包商,但波音在SLS火箭的核心级研发方面不但进展缓慢,数次拖延时间,交付时间从原本的2017年一直延后至今,而且预算不断增加。这一项目的跳票严重延误了NASA的后续太空探索项目。当初波音获得这一项目时,马斯克同样公开抱怨NASA对自己不公平。

然而,现在的波音正陷入一场内外交困的危机中。去年连续两架737 Max客机失事事故给波音带来了巨额损失,而今年的新冠疫情又沉重打击了全球航空业,波音不得不大幅裁员,寻求政府救济。波音的市值也缩水了六成,跌到了只有800多亿美元。

SpaceX成功抢得头名,不仅给波音士气带来了沉重打击,更直接影响到了波音的后续航天业务。在NASA的合作伙伴列表中,SpaceX如今已经明显领先于波音,有望在未来的大合同中拿走大头。而NASA的登月项目中标没有了波音的身影。更为打击的是,NASA宣布要对波音进行全面的安全审核。

虽然SpaceX和波音的火箭及飞船存在着诸多差别,但在未来的商业载人航空飞行中,SpaceX最大的竞争优势在于:省钱。NASA监察报告显示,SpaceX每个座位价格是5500万美元,而波音的船票价格是9000万美元,NASA给俄罗斯支付的每个座位8600万美元的船票。波音的价格比SpaceX高出了60%。

SpaceX与波音争夺的还不只是载人航天领域。2014年SpaceX还宣布起诉美国空军,指责五角大楼火箭项目招标不公平,要求获得被United Launch Alliance主导的军用火箭系统项目,United Launch Alliance是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合资企业。最终马斯克和美国空军达成和解,获得了五角大楼的部分火箭合同。

在与波音的载人航天竞争中,马斯克已经赢了第一回合。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像波音这样的航空巨头太过傲慢和自负,它们也不会面临资金不到10亿美元的困难,没有高效工作的紧迫感。

波音的官方回应同样很不服气。“在马斯克进入航天领域之前,波音就在和NASA合作打造太空站了。当其他人讨论梦想希望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太空做出了成绩,而且我们还会兑现承诺,帮助美国实现登陆火星的目标。”

竞争是最好的创新推动力。正如六十年代的美苏争霸是推动太空竞争的直接动力,SpaceX与波音的竞争是造就此次划时代商业航天飞行的小背景。谁知道在下一回合中,领先者是SpaceX,还是蓝色起源,或是波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