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Web】6月1日,昨天,微贷网官方微信号发布关于退出网贷行业的公告, 称基于国家政策及行业趋势原因,微贷网经审慎研究决定,将于2020年6月30日前退出网贷行业,不再经营网贷信息中介业务。

公告称,应广大出借人要求,经综合考量,资管计划签约截止日期为2020年6月9日18点整,截止时间后签约通道将关闭。

另外,微贷网表示,对资管计划签约截止时间后仍未签约的出借人,兑付方案将尽快另行公布。

1

华为是台积电的第二大客户,2019年贡献了14%的营收,很快就可能超过苹果成为第一大客户。不过美国5月份宣布新一轮政策,直接打压华为,这也让台积电很受伤,分析师称2020到2021年台积电预计会下调70亿美元的资本开支。

根据里昂证券亚洲科技产业部门研究主管侯明孝的分析,5月份台积电就有客户开始下调订单量了,预计5nm工艺产能比预定目标减少1-1.5万片晶圆./月,7nm产能减少1-2万片晶圆/月,2020到2021两年里合计减少50-70亿美元的资本开支。

不仅客户订单减少,台积电也延缓了与设备供应商之间的订单,部分新设备订单从6月延期到了12月。

2021年的话,台积电可能还会跟ASML协商,主动降低EUV光刻机的付款,这又会导致全球半导体上下游产生连锁反应。

不过对于降低资本开支一是,上周台积电官方表示没有变化,但分析师认为下调是必然的,而且不只是影响今年,影响还要观摩。

48c70393-2104-4f97-a10d-1bacbdc424d0

北京时间6月1日消息,据知情人士称,网易计划6月1日启动香港IPO进程,融资规模将在20亿至30美元之间,超过此前市场传言的10亿至20亿美元。这将成为今年迄今最大规模的股票交易之一。

消息人士称,网易将于周一启动对机构投资者的询价,对零售投资者的询价将持续到本周末。 他们要求不透露姓名,因为这些信息尚未公布。

15857564698292

五月最后一天,延期一周的罗永浩强势回归——马拉松式直播,从晚八点持续带货到次日凌晨,带货品牌则多达64款。

可能少有人注意,堪称杂货铺的老罗直播间里,教育智能硬件产品已经多次出现。这一次上场的,是“小猿错题打印机”和“一答单词棒带屏版 S1”。

在这之前,老罗分别带过科大讯飞“阿尔法蛋智能故事机Z1”,和网易有道“词典笔”。

也许是出于教师情怀,罗永浩对这类选品情有独钟。它们的集中出现,同时也集中反映出了教育市场中的真实需求。

因为疫情,在线教育而逆势增长,智能教育硬件也开始走俏。但产品火爆的背后,行业发展的情况究竟如何?这个看似美好的市场,还面临着哪些困局?

平板、打印机卖爆了

直到五月中下旬 ,全国大部分的中小学生们才开始返校复课。前所未有的超长假期,让学习的主场从教室变成了家庭。

“停课不停学”,家长、学生和教师主动或被动适应了长时间的线上学习;也因为居家时间变长,对于从学前到K12阶段的各类教育智能硬件,不少父母和孩子反而有了一次集中体验的机会。

屏小、容易伤害视力、缺乏仪式感,手机在长时间学习下显得不够友好。相比之下,有大屏优势的平板电脑、学习机等,反而成为支持线上学习的必要终端。甚至有家长专门购买投影机等大屏设备。

另一方面,线上学习也带来学习资料和作业的打印需求,家庭打印机购置变成了刚需。

市场“反常”最为明显的是iPad。上半年最新机型生产订单已提升了20%,仍挡不住购买潮的冲击。除了供应链和产能问题,网课大增是卖断货最直接的原因。

并不自带硬件基因的在线教育企业,有不少借势推出了打印机。比如瑞思英语与惠普联合推出“在家学习好帮手”套餐,除了线上课程,还包括一台惠普Smart Tank 518打印机。

一款叫爱立熊的迷你智能打印机,在一个月前出现在了薇娅直播间。不同于传统家用打印机,外形迷你、主打错题的智能打印机价格更加亲民。

有知情人士向亿欧透露,小猿智能错题打印机在2019年就已上市,但仅在猿辅导App内出售。真正上线电商,则是到了5月。

d4d02fd1aa7965efdc62958ba02231ac

IDC报告显示,疫情期间,除PC之外,平板电脑、手机、打印机、投影机、显示器等教育智能终端硬件呈现爆发性需求。

京东“211电脑数码超级日”当天,家庭打印机成交额同比增16倍,与打印机配套使用的墨盒销量也同比增长203%。以早教机、陪伴机器人为代表的早幼教智能硬件,销量也颇为可观。

争抢市场蛋糕

从最早的小霸王学习机,到“哪里不会点哪里”的步步高点读机,再到智能音箱、教育机器人、辞典笔等等,教育智能硬件品类在不断丰富,应用越来越多。

5744feb4b8f584532a5a2d43326a9b22

随着AI技术的融入,语音识别和交互、OCR识别等技术的成熟,教育智能硬件在产品功能和用户体验上都有了大幅度的提升,5G和物联网也增加了终端互联的想象力。

蓝象资本高级投资经理陈晶梳理过教育智能硬件的四个品类:

第一类是延展了人的功能,比如听力、触摸、感知、视觉等,如VR设备、智能音箱;

第二类是解决具体的功能,比如翻译机、点读机;

第三类是可穿戴设备,最大的优点是便携,孩子几乎可以带着这一类设备进出任何场景;

第四类,固定场景的硬件,比如公立校教室、幼儿园的多媒体设备,包括设备附属的数字盒子。

在艾媒咨询《2020中国智能硬件行业发展全景研究报告》中,2020年中国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踏入万亿级别。

来自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2020年Q1,医疗健康、企业服务、智能硬件、教育、金融等成为热门投资领域。智能硬件行业发生57起,教育行业发生56起。

居民人均收入和人均支出的提高,以及中国80后、90后父母较强的教育消费意愿,对教育智能硬件产品有不小的消费需求。

早在疫情发生前,这一市场已将各路新玩家吸引而来。

去年6月初,小米用“小爱老师”英语学习机,正式入局AI学习硬件市场;

去年年底,百度推出内置课程的小度在家智能屏X8,包括拍照搜题等功能;

网易有道在教育智能硬件布局已久。根据2019年Q4及全年财报数据显示,学习硬件产品在2019全年实现1.52亿元营收,同比增长396%;

2019年,字节跳动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探索K12教育硬件。原本预计今年年初(2020年)发布,但目前还未有公布进展。

位于深圳的全家智能科技,目前专注于儿童交互教育产品和AR技术方案。其CEO何进伟认为,互联网企业做教育智能硬件,实际是在推进自家的AIoT战略,家庭场景是需要抢占的重要入口。

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负责人汪恒观察到,在教育线上获客疲软、成本高涨的现实下,转向有线下渠道优势的智能硬件,教育内容服务商意图寻求新的流量入口。

家长要的不只是“硬件”

以手机为代表的智能硬件市场显露饱和迹象。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仍维持在15亿台左右,但首次出现负增长。

教育硬件曾经被视为重要的增量市场,受到热捧。但初期参与进来的企业参差不齐,市场鱼龙混杂,缺乏行业统一标准。

接受亿欧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教育智能硬件有其门槛,做成容易,做好很难。

2015年,宾果智能开始推出面向学前阶段的教育机器人。其CEO闵海波博士的体会是,做教育智能硬件难,但最难是内容。

“内容要符合教育体系及儿童发展原则,同时又与产品交互技术、视觉设计等相互适配,软硬件一体结合。这当中涉及对教育、儿童心理学和人机交互等多学科的理解。我认为甚至要超过技术研发制造层面。目前市面上大多还是同质化的电子化内容,距离理想的‘交互化’和‘智能化’体系内容还有不小差距。” 

以C端教育机器人为例,由于各家AI技术大同小异,在实现落地上还难有更高突破。从产品层面上看,功能同质化严重,彼此之间还难有超出友商五倍到十倍的能力。

某教育交互一体机品牌经销商王旭辉称,“教育行业对于AI应用尚浅,比如数据匹配、动作捕捉等应用层面,离理想中的AI还有一定距离。”

这也意味着,内容反而成了各家智能硬件企业争夺优势的一个核心关键。在何进伟看来,硬件生产成本可以通过规模化来降低,内容却需要更多投入。

特别是低龄幼教阶段,孩子的成长教育对优质内容有较强需求。而不同年龄段的内容好坏,更是决定了产品使用的生命周期长短。过分强调功能智能,反而容易陷入伪需求。

“技术固然重要,增强交互性、智能性也都是为了服务内容。”何进伟说。

以成功的营销收割了一大波家长、孩子的步步高,也在早期投入重金招募名师录课置入学习机。极客爸爸创始人夏永峰看到“他们对内容非常重视”

夏永峰认为,家长看重的不是硬件,根本上是硬件所提供的内容和解决方案。

以一款学习平板为例,如果能解决家长在掌握孩子学习时长、学情等痛点问题,而不单是仅供学生使用的智能终端,那么它就赢得了家长的信任。

如果内容生态不够丰富、优质,又难以解决刚需,无法提高使用频次和用户黏性,教育智能硬件很可能就沦为智能的玩具。

但汪恒看到现实的情况是,“有的教育智能硬件装机量达几千万,实际活跃账号却只有一半。很多人没有激活或者激活后使用不多。” 

卖给谁?

C端家庭场景下,教育智能硬件似乎天然适配。

蓝象资本陈晶曾提到,“换个角度想想,一个孩子,他的大部分时间花在了什么场景里?总之,绝对不是智能手机里。”

学习需要一定强制性,而手机的互动性、娱乐性与教育场景下的枯燥性、强制性本身存在矛盾。

夏永峰指出,手机不是一个用于教育的最佳工具。因为手机功能较之智能硬件更为开源,也就意味着接更多的第三方内容服务。但教育强调沉浸专注地学习,减少外部干扰。  

但教育智能硬件的家庭场景争夺战已白热化。无论是传统硬件厂商、第三方服务商,还是互联网企业、教育企业,都要努力分一杯羹。

闵海波告诉亿欧,2015-2016年,宾果智能最先推出的是面向C端的教育机器人。但功能和内容同质化严重,竞争激烈,这才转向幼儿园市场。

入校,是除了家庭场景之外,教育智能硬件打入的另一个场景。

中国低龄儿童近视率严重的现状不容忽视,也使得多地中小学发出了对手机、平板等电子产品的入校禁令。这为教育智能硬件提供了机会。

而对处于学前阶段的幼儿园而言,幼师资源不足、优质教师缺乏,加快教育信息化建设等的需求更强烈。

但过高的入校门槛,拦下了大多数教育智能硬件企业。

“宾果智能在头两年入校时遇到了不少困难。渠道代理商会对产品做较长期的观望和判断:产品是否适合园所场景,公司发展如何、能存活多久等等……”闵海波称。

尾声

这场疫情,让聚光灯意外打在了教育智能硬件之上,其价值与机遇一览无遗。

在一场关于教育智能硬件的沙龙里,玩瞳科技CEO黄勇提到了自己的观察:“原本做教育内容和服务的企业,开始重视起教育硬件的作用,重视其在服务环节里面的闭环作用。”

教育智能硬件领域目前细分赛道众多、品类丰富,蓝海的规模或许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大。小到某个课程领域,大到整个生态平台,企业都有做好做强的机会。

但这个行业仅靠罗永浩或是薇娅的带货,显然还不够。趟过更多的坑之后,才能磨合出一个成熟的市场。

致谢:

以下专业人士在本文写作中提供了有价值的观点和案例,但篇幅所限不能全部附上,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宾果智能CEO闵海波博士、全家智能科技CEO何进伟、极客爸爸创始人兼CEO夏永峰、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负责人汪恒、雷鸟科技、某教育交互一体机品牌经销商王旭辉。

参考文献:

1.《一文带你聊透教育智能硬件:老罗直播没有告诉你的干货》,多鲸资本

2.IDC:教育终端市场在新冠疫情影响下逆势而上,迎来更多发展机会

3.《教育+智能硬件:教育行业新入口》, 蓝象资本

4.《下一代「小霸王学习机」难再现》,36kr

5.《智能教育硬件产品突围史:孕育、破土、野蛮生长》,鲸媒体

近日,小米雷军接受媒体采访,谈论了5G、6G等话题,透露小米将进行6G相关预研。

雷军表示,小米去年年底基本就已经清仓了4G手机,然后全力转5G,今年已经累计发布5款5G手机,而疫情造成的最大麻烦就是仓库是空的,5G手机又上不来,所以复工的时候补贴了工厂2.5个亿推动产能,但是小米策略没有变,还是会继续推5G手机。

对于很多机构、企业都在启动冲刺的6G,雷军认为,6G的讨论方案里有天地海三种,卫星互联网也在6G初步规划的草案里,而小米作为一家智能手机厂商,也在参与对未来6G的规划,尤其高度关注卫星互联网的进程,以及智能手机如何与之配合。

雷军强调,6G光有基站、卫星还不够,还得有终端的支持,所以小米在这方面会有大量的预研,但是自己不会直接涉足商业航天。

作为航天爱好者,雷军认为中国作为一个航天大国,还没有相应的商业航天立法,中国的卫星互联网需要加大投入规模,并且鼓励民营企业参与,在科技竞争的制高点上需要进一步的突破。

s_a3999ce0d522485d9657d60274335af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