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金融、制造、政务等领域的企业转型上云,云市场正在迎来全新的“云原生”发展阶段。据Gartner云计算技术成熟度曲线显示,以容器管理、无服务PaaS、微服务等为代表的云原生技术,经历“起步期”之后,进入“高热期”发展阶段。因此,相比先前“关注”、“探索”阶段,现在的云原生,更多关注的是技术的应用、落地实践,以及如何借助云原生应用架构助力企业业务的数智化转型。换言之,云原生相关技术已成为主流发展趋势。

Kubernetes联合创始人Brendan Burns:开放、革新的K8s为客户创造更多价值

据Gartner发布的技术趋势报告显示,随着容器技术的不断成熟和深入落地,到2022年会有75%的全球化企业将在生产中使用容器化的应用,还有50%的应用软件将容器化适应超融合环境。所谓的容器化应用,就是将业务应用于类似Kubernetes的基础设施之上。另外,云原生应用架构将在2-5年内达到实质性生产高峰期,也就是企业所有的IT基础设施都可以用云原生阐释和构建,并且在这一轮数字化转型中,企业必然走向云原生。

从定义上来看,云原生可以分为云和原生两个部分,云主要有IaaS、PaaS、SaaS,原生指的是土生土长,开始设计应用的时候就考虑应用是要运行到云环境里边的。云原生可以很好地构建容错性好、易于管理、便于观察的松耦合系统,云原生技术是辅助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的不可或缺的部分。

Kubernetes的诞生及重要性

前文提及,到2022年会有75%的全球化企业将在生产中使用容器化应用,所谓的容器化应用是将业务应用于类似于Kubernetes的基础设施之上,Kubernetes起到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对上提供基础设施能力,对下提供应用服务的格式化的数据对象,让Kubernetes作为一个能力中介层,以一个标准化的方式把基础设施能力接入到云原生环境中。根据,CNCF调查数据显示:58%受访者已经在生产环境中使用了Kubernetes,Kubernetes接受住了生产实践的检验。

Kubernetes联合创始人Brendan Burns:开放、革新的K8s为客户创造更多价值

容器、Kubernetes、生态是云原生的重要组件和工具。对于企业来讲,云原生+容器=降低成本,云原生+Kubernetes=增加扩展性和可靠性。

在Kubernetes出现之前,容器是云管理平台应用部署的最佳工具,直到企业需要在多台机器上运行多个容器时,其存储方式、存储数据量、性能需求等都需要人工统计。因此,当解决容器编排需求时,Kubernetes应运而生。

Kubernetes联合创始人Brendan Burns在从事谷歌搜索引擎业务四年之后,加入谷歌云团队,并基于开放内部项目Borg开发出Kubernetes,简称K8s,是一个开源项目,可自动化、大规模部署和管理容器应用过程。据悉,Kubernetes在2014年年中正式诞生,并在很短的时间内成长为开源社区,受到雷子谷歌、红帽等公司工程师的热捧。

Kubernetes联合创始人Brendan Burns:开放、革新的K8s为客户创造更多价值

Kubernetes革新与发展

近日,比特网与Kubernetes联合创始人、微软开源及云平台副总裁Brendan Burns进行了一次对话,详细了解了Kubernetes、AKS的最新进展。

据2017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6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正在使用K8s来管理容器,在主要使用其他编排平台的用户也会兼用K8s,比如Google Container Engine中也有85%的用户使用K8s,此外主要的市场趋势正在将K8s作为一个容器编排解决方案。

诞生至今,已经走过6个年头的Kubernetes成为继Linux、Windows之后,开发者最常用、最喜欢的工具。

近年来,Kubernetes面临着不断的革新。首先会增强开源系统,为用户更好的服务,这意味着不断更新,在安全性有漏洞的时候进行升级,提高它的可靠性,让用户始终使用最新的版本,不用花太多时间去解决系统问题。其次,在反馈给社区的同时,也不断创新,比如说Helm,它是 Kubernetes 的包管理器;以及VS Code (Visual Studio Code),它是一款全球都在使用的开发人员工具;还有在Kubernetes上能够让开发人员更容易进行开发的Dapr。最后,解决用户需求问题,帮助用户转型到Kubernetes,同时我们也提供更方便的服务。比如Azure Hybrid Benefit for Linux让用户自己本地部署红帽(Red Hat)或SUSE执照,也可以移转到Azure上使用它。

对此,Brendan Burns表示,我们的目的并不只是运行服务并从中盈利,我们也很重视反馈给社区的贡献。因为我们相信对这个社区给予更多的理解与付出可以拉近我们与客户间的距离,这样,我们才可以更好地服务于客户。同时,我们也能够影响这些社区与开源系统,让他们更好地为客户服务。

微软对Kubernetes应用——AKS的发展

2014年年中Kubernetes诞生,直到2017年,微软将Azure Container Service和Kubernetes整合成,2018年,微软宣布AKS登陆由世纪互联运营的Microsoft Azure,在中国市场开放预览。

发展至今已经2年有余,AKS在中国市场有了一定的发展。Brendan Burns表示,AKS致力于将Kubernetes的管理做到极致,但它真正的优势在于能够提供完整的平台,包括从几乎每个人开始写应用程序时使用的VS Code、和团队一起合作时使用的GitHub,再到能够把应用程序推向世界的Azure容器注册表,当然还有能够在世界上超过50个地方运行这些应用程序的AKS。从写程序到运行在云上,我们可以为用户提供一系列完整的服务。这便是AKS的优势。同时AKS也具有可延展性,它跟大家通常使用的其他工具有很好的衔接,微软也有很多如红帽(Red Hat), SUSE这样的开源合作伙伴,这种合作是开源真正的精髓所在。

此外,Brendan Burns分享到,AKS上的中国零售商客户在“双十一”期间都收获颇丰,我们为他们提供了先进的解决方案以帮助他们应对巨大的流量需求。同时,在AKS平台上也有很多类似于康佳这样的本土企业,以及像华晨宝马这样的跨国企业运用Linux on Azure及各种开源工具与AKS进行创新。

另外,AKS在中国的成长是非常快,除了有不少中国客户在使用AKS,还也有很多的跨国公司在中国使用AKS。与此同时,AKS是Azure中成长最快的服务之一,所以这也使Azure上的Linux用户规模逐步超过了Windows的用户规模。

此外,微软将Azure Arc扩展到Kubernetes上,Brendan Burns表示Azure Arc是我们推出的一款新服务,它能够帮助用户管理开源系统、政策以及安全等方面。首先是Arc for Servers,它让我们能够帮助管理用户的Linux机器,就像管理在Azure上的Linux虚拟机一样。另外是Arc for Kubernetes,我们可以帮助用户在任何地方管理Kubernetes上的部署政策以及安全性等问题。

写在最后

从诞生至今,Kubernetes已经走过6个年头,从在中国市场开放预览至今,AKS走过了2个年头。在这期间,Kubernetes和AKS在中国市场,乃至世界市场都有较大的发展,AKS还成为中国市场和Azure中成长最快的服务之一。这些都离不开Kubernetes开源的努力。正如Brendan Burns所说,我们相信Kubernetes已经成为了一个平台,其他的所有服务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为客户提供更多的价值。因此,从用户自己的本地部署、数据中心,到云,我们都统一推行Kubernetes,这样就可以实现无缝衔接。

据报道,特斯拉宣布,该公司位于中国大陆的超级充电站数量已经达到500座。这意味着,其位于全球的超级充电站数量已经达到了2200座。

2014年4月,特斯拉位于中国的首座超级充电站正式完工,在接下来的两年多的时间里,特斯拉将中国超级充电站的数量扩充到了100座。

之后,又过了三年半的时间,特斯拉中国的超级充电站数量提升到了200座。而接下来的200座的建设,该公司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凭借如此快的速度,就可以理解特斯拉最近的一个决定了。

日前的报道称,特斯拉将在中国本土生产超级充电桩。报道称,特斯拉目前正在中国建设新的厂房,该公司计划每年在这里生产1万根超级充电桩。新的厂房紧邻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预计将在2021年2月投产,但是在建成的首年内,新工厂可能无法达到其最大产能。

另外,还有消息称,特斯拉将进一步在中国扩大充电网络,而且速度还将继续提升。目前,特斯拉最新的V3超级充电桩的最大充电功率可达250 kW。

很明显,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对特斯拉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该公司将在中国大力发展其业务。在中国市场上,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的销量正在不断提升。今年10月,特斯拉在中国售出了1.3万辆汽车,该公司的计划是,在2020年之前,在中国生产15万辆Model 3,并且计划从2021年开始在中国生产Model Y跨界车。11月30日,特斯拉获准在中国生产Model Y,且该车还获得了国内新能源车型免征购置税的资格。

据报道,消息人士透露,韩国企业LG化学将把其在中国的电池芯产能提升一倍以上,从而满足其主要客户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的需求。中国是当前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特斯拉当前正在这里努力提升汽车产量和交付量。

两位知情人士表示,LG化学是特斯拉上海工厂Model 3的电池供应商。LG化学未来还将用其在中国和韩国生产的电池,供应给特斯拉的德国和美国工厂,这意味着该公司在特斯拉供应链中的地位将进一步提升。

此前,作为LG化学的主要客户,特斯拉宣布将大规模锁定电池芯供应,从而其为全球生产扩张计划提供支持。特斯拉希望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提升其销量,当前世界各国政府都在大力推广电动汽车,希望用电动汽车替代传统燃油汽车,以解决空气污染问题。

消息人士称,LG化学已经在今年早些时候,在韩国增加了更多的生产线,主要为了满足特斯拉美国工厂的需求。此外,据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还曾要求为其美国工厂供货的日本松下公司也开始为上海工厂供应电池芯。这位消息人士说道:“特斯拉没有足够的电池芯,因此LG化学要将其中国的产能提升一倍以上。”

特斯拉的增长,对LG化学、松下以及中国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今年9月份,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透露了该公司将提升电池芯采购量的计划。

然而尽管如此,马斯克还是表示,电池供应依然将出现短缺,并宣布特斯拉计划自己生产成本更低的电池芯,而这一计划可能会伤害供应商的定价能力。

一位LG化学公司的发言人表示:“我们正在继续扩大圆柱形电池电芯的产能,以应对汽车制造商不断增长的需求,但我们无法就具体某个客户发表评论。”

本周二,LG化学的电池业务完成剥离,成为了独立的部门。该公司在今年10月时表示,将在2023年之前将圆柱形电池的产能提高三倍,达到60千兆瓦时,但该公司并没有提到特斯拉,也没有披露其他细节。

特斯拉没有立即对此消息发表评论。松下公司拒绝发表评论。

当地政府上周表示,在未来一年中,LG化学将投资5亿美元,在南京工厂内将21700电池芯的产能提高8 GWh,21700电池芯是特斯拉车辆中所使用的一种电池芯。但是当地政府并未透露LG化学南京工厂当前的产能。两名消息人士透露,该计划的内容包括将生产线的数量从8条提升到至少17条。

与宁德时代一样,LG化学也为特斯拉上海工厂所生产的Model 3电动轿车供应电池芯。特斯拉上海工厂去年投产,当前年产能为25万辆。此前的报道显示,特斯拉当前的目标,是从明年开始在上海工厂内生产Model Y电动SUV,2022年时,Model Y的年产能也将达到25万辆。

一位消息人士透露,每辆Model Y需要使用4416节电池芯,而LG化学每条产线每个月最多可以生产700万节电池芯。因此,计算结果显示,LG化学在南京的17条生产线每年最多能满足32.3万辆汽车的需求。

在Model Y投产之初,LG化学将成为国产Model Y的唯一电池芯供应商。宁德时代没有立即对此发表评论。

当前特斯拉还正在德国柏林建设工厂,在工厂建成并投产之后,LG化学中国工厂还将为特斯拉柏林工厂供应电池芯。如果特斯拉想要在德国当地自己生产电池,他们需要获得相应的许可。

【TechWeb】12月1日消息,蘑菇街对外发布了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蘑菇街第二财季总营收为人民币1.125亿元(约合1660万美元)。归属于蘑菇街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9370万元(约合1380万美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人民币3.266亿元。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调整后的净亏损为人民币1130万元(约合170万美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人民币1.969亿元。

财报数据显示,第二财季,蘑菇街佣金服务营收为人民币6890万元(约合1010万美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013亿相比下滑32.0%。来自营销服务的营收为人民币1800万元(约合260万美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6310万相比下滑71.5%。其他营收为人民币2570万元(约合380万美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3350万相比下滑23.4%。

营收成本为人民币4550万元(约合670万美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7600万元相比下滑40.1%。销售与营销开支为人民币4790万元(约合710万美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808亿元相比下滑73.5%。研发开支为人民币2770万元(约合410万美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5030万元相比下滑45.0%。总务与行政开支为人民币2470万元(约合360万美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3950万元相比下滑37.4%。

报告期内,蘑菇街总GMV达31.12亿元。其中,蘑菇街直播业务GMV同比增长42.2%至23.16亿元,直播的购买用户同比增长20.7%。

截至2020年9月30日,蘑菇街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8.025亿元人民币(约合1.182亿美元),而截至2020年3月31日为10.954亿元人民币。

北京时间12月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目前,专家指出,现已研制出一种结实、有弹性、灵敏度较高的人造皮肤,可以自修复5000多次,未来可用于假肢修复。

它被称为“电子皮肤”,是由沙特阿拉伯国王阿卜杜拉科技大学研制的。研究小组称,未来这种电子皮肤可用于监控人体健康或者建造飞机,因为它和人类皮肤一样敏感。虽然这不是科学家第一次尝试以电子方式复制人类皮肤,但之前的尝试都无法与该产品相媲美。

电子皮肤可以感知20厘米范围内的物体,在0.1秒内做出反应,并自修复5000多次。研究报告作者蔡宜辰(音译)称,理想状态下的电子皮肤应该具有人类皮肤的许多自然功能,包括实时感知温度和触觉。

蔡宜辰说:“然而,要制造既能完成如此精细的任务,又能承受日常生活摩擦的柔性电子产品是一项重大挑战,而且使用的每种材料都必须经过精心设计。”

之前科学家复制人类皮肤的尝试结合了活性纳米材料传感器层和附在皮肤上的弹性层,但是这两层之间的连接通常太弱或者太强,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耐用性、敏感性和灵活性,使电子皮肤更容易断裂破损。

蔡宜辰称,电子皮肤产品的发展日新月异,2D传感器的出现加速了这种原子结构细薄、机械强度高的材料集成至具有功能性、耐用性的人造皮肤。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研究人员使用一种由二氧化硅纳米颗粒增强的水凝胶来创建它们的“弹性表面”,并使用高导电纳米线将其与2D碳化钛MXene传感器结合起来。研究报告合著作者沈杰(音译)博士说:“水凝胶中70%以上是水,这使得它们与人类皮肤组织非常兼容。”

他们发现通过向所有方向预先拉伸水凝胶,然后应用一层纳米线并控制其释放,他们创造了通往传感器层的通路,即使该材料被拉伸至原来的28倍,传感器层也不会受到破坏影响。研究人员称,这种电子皮肤原型可以感知20厘米范围内的物体,并在0.1秒内对相关刺激做出反应。

与此同时,电子皮肤还具有较高的灵敏度,能区分在其表面书写的笔迹,并承受5000多次变形,在大约0.25秒内恢复。沈杰博士称,电子皮肤在反复使用后还能保持韧性,这是一个惊人成就,可以模仿人类皮肤的弹性快速恢复。

这项最新发明可能有助于制造可监测血压变化在内多种生物信息的假肢,这些信息可以通过无线网络共享并存储在云端平台。研究报告合著作者董文华(音译)说:“电子皮肤广泛应用的一个障碍在于高分辨传感器的扩大,然而激光辅助增材制造提供了新的应用前景。”

然而,激光辅助增材制造提供了新的应用前景,虽然电子皮肤第一个应用领域是医疗,但电子皮肤还将受益范围更广的产品,其中包括:监测家具、飞机和建筑物的感应带。蔡宜辰说:“我们认为这项技术的应用范围远不止生物学,还将投入到许多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