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闪存阵列目前占NetApp销售总额的14%,高于去年的10%。该公司乐观地预计,NAND价格的下跌将推动这一数字持续上涨。

Net App公司的闪存阵列业务成为其新财年第一季度(截至2018年7月28日)14.7亿美元营收的最大贡献支柱,亦成功推动季度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11%。

NetApp公司负责人George Kurian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随着磁盘相对成本的上涨,我们发现磁盘/闪存混合系统的混合比例开始发生转变。全闪存阵列也在这波趋势当中实现初步逆转。”

然而,他向投资者们保证称,“但客户并不会削减投资额度,他们只会继续保持预算金额并购买更多闪存——而非磁盘——以消化这笔既定开支。”

在说完了3D NAND闪存价格持续走低这一暖场议题之后,他补充称“随着3D NAND价格的改善,我们开始清楚地意识到,高性能磁盘驱动器,或者说万转磁盘驱动器将全面被全闪存阵列击败。”

该公司本季度净收入为2.83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16%。

产品营收为8.7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 软件维护收入为2.29亿美元(同比增长3%); 此外,硬件维护与其它服务带来3.7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

Kurian在财报会议上回答了分析师提出的“产品收入的增长速度……仍然远高于服务营收”,并沮丧地表示“没错,产品的毛利率确实低于服务,对吧?”

该公司还受益于对公有云情有独钟的客户,他表示“企业在长期投资当中全面采用NetApp数据结构,这表明客户对NetApp的产品充满信心。”

根据IDC方面今年6月公布的数据,SolidFire阵列营收为4600万美元。而据Wells Fargo高级分析师Aaron Rakers称,SolidFire的全闪存EF系列与ONTAP阵列总计带来4.334亿美元。目前,我们还不确定超融合型基础设施产品的营收数字。

Rakers在此次电话会议上就此事与NetApp的超融合型基础设施产品开发进度提问,Kurian则回应称“关于我们如何巩固超融合型基础设施领域,我们将在确定时提供明确的答复。”

他同时补充称,“就目前而言,超融合型基础设施已经成为我们产品营收的组成部分。我们发现有更多竞争对手参与进来,而我们正在赢得市场份额……我们占据着很好的竞争地位。……我们在NetApp Insight大会上发布了一系列令人非常兴奋的产品公告,您将看到我们如何将NetApp超融合型基础设施引入到我们引人注目的Data Fabric体系当中。”

NetApp Insight大会将于今年10月22日至24日在拉斯维加斯举行,其中还将包含与对象存储StorageGRID产品相关的最新消息。

在此之后,Kurian又谈到了CEO们最感兴趣的其它竞争供应商:

我认为,传统竞争对手仍然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大家可能已经发现,像EMC或者惠普这样的大型企业仍然在努力对其领先的闪存产品组合进行合理化调整,因为他们的产品至今仍然不够完整。

如果大家观察像IBM、Hitachi、富士通以及甲骨文等企业,就会发现他们基本上都承认很难拓展新的部署空间。他们基本上都是在勉力捍卫自己的原有客户群体。在这方面,初创企业同样面临着挑战。

他们虽然在产品创新方面表现迅速,但却无法成功扩展市场范围。因此,我认为未来的市场上将出现一系列兼并事件,而我们则有望凭借着自身良好的市场定位从中受益。

一位华尔街分析师询问了NetApp公司对可组合基础设施及超融合型基础设施的看法,Kurian给出的回答是,“我们的解决方案当中包含大量可组合元素。”

相信今年10月的大会将就上述问题给出更多线索。

具备自发光、不烧屏、并可驱动超高分辨率的MicroLED被认为是未来显示的发展方向,今年初的CES上,三星就发布了146英寸的“The Wall”MicroLED旗舰电视。

据TheInvestor报道,LG将在本月底开幕的IFA上带来旗下首款、且是全球尺寸最大的MicroLED电视,达到175英寸。

同时,LG的这款电视也会比三星的80mm薄。

对于传言,LG发言人并未予以确认,只是表态称,LG的确有在开发和研究MicroLED技术。

目前,LG旗下电视主要采用LCD和OLED面板,但OLED面板被同行三星拒绝用于电视这类大尺寸且通电时间较长的设备中,因为烧屏问题始终不可控。

今年7月,三星在内部会议上还秘密展示了一款73英寸的MicroLED电视,可能会在本次IFA上亮相。另外,三星确认明年将发布更高端的MicroLED电视,厚度缩减到30mm。

LG将在IFA上发布旗下首款MicroLED电视:175寸全球最大

图为三星首款MicroLED电视“The Wall”

文/0x2

来源:区块律动(BlockBeats)

交易所实在是太好赚钱了,所有人顺着那条绳子往上爬,然后绳子从中间断了……

目前,整个数字加密货币交易市场中,前20家头部交易所已经将90%的利润收入囊中,剩下还有上万家小交易所去瓜分剩余的10%利润。据统计,目前全球数字加密货币行业中有超过1.2万家交易所,每天还有多家新的交易所出现,他们能赚到钱吗?

答案是有一部分赚到钱了,剩余的大部分都在烧投资人的钱。更有甚者在发现已经无法扭转亏损的态势之后,开始了令人发指的‘收割’无辜投资者的行为,还有交易所直接卷款跑路。

今年6月份,区块律动BlockBeats曾经写过一篇有关小交易所的文章,如今3个月过去了,因为一些交易所案例的出现,交易所的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再加上市场下行严重,如今交易所市场的实际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

开个交易所,真的太赚钱了

在区块链数字资产交易生态中,一共有三种角色:发起一个区块链项目的项目方,购买项目方代币的投资者,以及搭起项目方和投资者桥梁、为投资者提供交易场地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

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运营模式与我们认知中的交易所基本上没有区别,手续费是其收入的主要来源。交易所面对使用其平台交易场地进行交易的投资者收取交易手续费,同时对于资金的流出(提币),也会收取一定比例的费用。

以火币Pro和币安交易所为例,用户的每笔交易都需要支付总金额0.2%的费用作为手续费,币安则收取0.05%的手续费,绝大部分交易所的收费都在0.05-0.2%之间。

根据国外财经网站Howmuch的数据统计,今年鼎盛时期,币安每天可以通过收取手续费获得348万美元的收入,而当时的第二名Upbit可以获得342万美元的收入,火币Pro则可以获得229万美元的手续费收入。

虽然每日的收入看起来不多,但是我们将这个数字换算成年收入,你就能明白这到底是多少钱了:币安一年有12.7亿美元,Upbit一年有12.4亿美元,火币一年有8.3亿美元的收入。

而8月17日上交所成交1176亿人民币交易额,按照双向手续费0.00487%来计算,上交所这一天的手续费收入为1146万人民币,远低于上面提到的任何一家交易所。

当然实际上不能这么计算,因为数字货币交易所有很多玩法,在交易的时候会产生大量的折扣手续费,不少交易所还会为项目方提供免手续费账户,交易所的手续费收入并不能单纯地按照交易所的交易量来进行计算。

而交易所在行业内所处的特殊位置也为其带来了其他盈利方式,项目方在交易所上币需缴纳一定的费用,通过投资也可获得收入。

作为连接投资者和项目方的桥梁,交易所会对在其交易所进行上架的项目进行审核。在传统证券交易所中,交易所以及承销商、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会对企业收取一定的费用,港交所挂牌上市融资的承销费用在2.5-3%之间,大陆A股的发行费用则在3-5%之间。但是这个费用比例到了数字货币交易所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以币安的上币费用为例,虽然创始人赵长鹏并没有透露具体的上币费用,称‘项目方自己报价后再根据项目评审来确定价格是否合理’,外界传言币安今年年初的上币费用在1000-3000万人民币之间。

根据交易所的交易深度和用户数量,每个交易所的上币费用各有不同,老牌量大的交易所,从保护投资者和交易所自身的角度出发,需要项目方缴纳巨额的上币费作为保证金,如数千万人民币;而小型的交易所则适当收费或者不收费来换取更多交易对,以满足投资者的投资需求,少的只需要200个ETH,多的也只需要500个ETH就可以实现上币。

另外区块链行业的基本公司架构都是成立基金会,再将资金进行配比使用,所有的交易所背后都有一只基金,他们也希望可以参与到区块链项目的投资里。排名前20的交易所全部都有自己的基金,这些基金会对区块链项目进行投资,他们可以以更低的折扣拿到项目的Token,然后在交易过程中将低价的Token出售获利。

手续费,上币费,基金投资获益,交易所的赚钱逻辑就是这么简单。再加上币安这样的交易所,可以在短时间内登上前三名的宝座,让不少创业者觉得投资交易所是一件轻松简单而且稳赚不赔的创业生意。

新型交易所大量出现

直接复制别人的模式是很难起步的,创业者需要想到一个‘交易所+’的概念来从其他交易所里抢用户,实现弯道超车,行业内称这类交易所为‘新型交易所’。几乎每一天都有一家新的交易所出现。

其中最有代表的新型交易所是DragonEx和Bit-Z,前者给用户带来的特色是‘交易挖矿’和‘持币分红’,后者则给他们带来了改良版的‘投票上币’机制。

2017年11月,DragonEx(龙网)推出了‘交易挖矿’和‘持币分红’模式。用户在交易所内进行交易时产生的手续费将兑换成平台币DT,交易量越大,可以得到的DT就越多;平台还给这些类似于平台股份的DTToken赋予了新的价值,DT可以参与平台手续费分红。这对于投资者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按照预期,这种做法会吸引大量的投资者来到平台进行交易。

其后Digifinex、CEO等交易平台也相继开始了类似的尝试,其中Digifinex最高曾冲到过交易量的前5名。但该模式存在只能暂时留住用户的弊端,一旦挖矿完毕或者没有新人来接盘,就会导致交易量下降将导致恶性循环。

但是这个规则存在一个天然的漏洞:只需要两个账号,就可以实现交易对敲,不需要产生真实的交易就可以拿到DT奖励。这种漏洞让交易所陷入量大无人的境地,投资者很清楚地知道这个交易所到底有没有交易深度,如果全都是机器人在刷量挖矿,那就完全没有必要来这个交易所趟浑水了。在这个模式下,只要有新人不断地进入,老用户就可以拿钱走人,怕的就是没有人入场导致资金断裂。

Bit-Z交易所在去年12月推出了投票币VTC,用户通过持有VTC来决定哪个项目可以上交易所。其实投票上币并非Bit-Z首创,币安在它之前3个月就已经开始了投票上币,但是币安的投票上币至于交易所的用户相关,与利益无关,Bit-Z的VTC投票模式,实现了投票币的价值,也让后来几乎所有的投票上币活动都采用这样的机制。

据《星球日报》报道,一家交易所只要真实交易量达到5000万人民币就可以实现盈亏平衡,仅需几万用户就可以支撑起一家交易所。然而,目前只有几家交易所能达到几万用户交易,其他交易所的交易量则是通过机器人刷量刷出来的。

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倒闭潮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入局交易所行业,头部效应开始显现,头部交易所因为可以垄断市场流量,无论牛市熊市都能持续运作,而那些运营不善和缺乏动力的中小交易所,只好灰溜溜地宣布关门倒闭:

2017.12.19,YouBit交易所宣布破产清算。

2018.01.27,日本Coincheck交易所由于资金被黑客窃取宣布倒闭。

2018.03,日本Mr。Exchange和TokyoGateway两家交易所宣布倒闭。

2018.06.14,Cattleex交易所宣布破产。

以及大量的靠传销币起来的交易所在被查封或资金盘断裂之后悄然倒闭。

有一部分交易所是因为上线后收益太低,后期运维成本太高,资金入不敷出或是投资方突然撤资,致使交易所倒闭。

还有一部分交易所的倒闭是因为,黑客攻破系统后将资产盗走导致平台资金链锻炼和无力偿还用户资金导致的。此前全球交易量第一的Mt.Gox交易所因为黑客攻击、资产被盗后无力偿还,被迫进入破产清算。因为黑客动辄盗取数千数万枚比特币,这对于一个中小型交易所来说,相当于平台和用户的资产全部被盗,这将导致平台无力运营被迫宣布倒闭。

其他交易所倒闭的原因五花八门,有的因为监管问题倒闭,比如去年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使得境内的ICO和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全部暂停,国内以云币网为首的交易所不得已停止运营并退币,其他交易所被迫离开国内市场。

也有很多交易所不服输,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源扭转颓势,上线各种运营活动来拉新、促活,但最终走向:跑路。

交易挖矿成跑路新借口

面对资金紧张、投资人的压力以及当前混乱的数字加密货币市场局面,不少交易所在盈利压力面前,迫不得已选择跑路来离开币圈。跑路交易所一般采取等待用户充币之后卷款跑路,或者限制用户无法提币来盗取用户资产。

这些老套路在交易挖矿平台出现之前都显得那么低级,FCoin的出现给大量跑路交易所提供了跑路的新思路:发行平台币,推行交易挖矿,鼓励交易分红,锁定用户资产。受利益驱使,用户的资金需要留在平台中才能得到收益,而交易所则可以肆意地控制用户资产的用途。

今年5月底,FCoin推出了‘交易挖矿+持币分红’模式,但它与DragonEx等交易所不同的是,FCoin采用了社区自治型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的设计理念,每天用于挖矿的平台币数量不存在限制。与此同时,FCoin还推出邀请好友奖励计划,邀请者可获得被邀请者90天内所有手续费20%的奖励。FCoin在短短几天之内,交易量便超过各大头部交易所,登上全球交易量榜首,其平台币FT在暴涨暴跌中吸引了不少市场的目光。

与此同时,FCoin也难逃被诟病刷单嫌疑,交易量真实性和可持续性饱受争议,几乎所有媒体和业内人士都认为FCoin是资金盘模式。

资金盘模式在没有新用户加入的时候将进入流血矿难模式。流血矿难模式指的是,交易所没有新用户流入,交易量最高时下降95%,持有平台币的用户无法分红被套牢,想要离场必定要流血才行,当大部分用户已经离场之后,交易所将不存在真实交易,最终走向死亡,发生挖矿交易‘矿难’。

但是在整个流血矿难模式之前,平台会营造出一种平台币升值、持有平台币大量获益的假象,让普通投资者错以为这种模式可以赚钱。实际上这种假象泡沫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戳破,因为交易挖矿模式需要对数学模型进行精密地计算,稍有失误就会将整个平台币模式毁掉。

FCoin给交易所提供了跑路的新模式。在6月20日,国内一家名为‘86bex’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在推行挖矿交易一周之后留下一封《后会有期!》的公告就溜之大吉了。

86bex在公告里称因为平台自上线以来一直的亏损,同时还遇到了投资人撤资的问题,导致平台现在无法经营、暂停提币,虽然提出会有重组方案,但是该交易所一直没有上线,已经跑路。与此同时,另外一家名为Cattleex的交易所也在交易挖矿模式推出后因为用户发现了系统漏洞,导致交易量前10名用户将整个平台榨干后离场。

最后,Cattleex交易所无奈发布公告表示:‘由于投资人的撤资以及无法满足绝大部分的矿工的拉盘要求,纷纷砸盘提现,导致平台已无法正常经营,宣告破产,用户的资产也将暂时锁定不能提现,同时暂停一切交易。’Cattleex交易所跑路。

除了学习交易挖矿模式跑路的86bex和Cattleex之外,还有大量交易所因为种种原因而跑路。

2017年5月,Celery暂停服务,冻结存取款及订单。

2017年12月,币集网无法提现确认,不久后网站关闭、客服消失,平台疑似跑路。

2018年2月,以德团队不和,中心化股权问题分配不清,实际控制人陈军跑路。

2018年6月,TBS手机交易所关停跑路。

随着越来越多交易所采取交易挖矿模式,在资金链断裂之后会有更多的交易所选择跑路。

交易所本来就是高危行业

创业者只看到了交易所可以赚钱的一面,没有想到交易所赚钱背后要承担的风险。从本质上来说,开一家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情,其困难程度不亚于在饿了么和美团霸占外卖市场之后才开始创业搞外卖。区块律动BlockBeats总结认为,数字加密货币市场之所以是高危、强竞争行业,主要有6点因素。

第一点,开一家交易所,创业者最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没有技术壁垒。随着市场发展带来的技术成熟,技术服务商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帮助一家公司上线一家交易所,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越来越低,技术已经不再是建立交易所的门槛。

而且目前火币、币安、OKEx等交易所都推出了‘白标贴牌’交易所模式,只需要与他们签订合作之后,就可以使用三大交易所的技术来建立自己的交易所。多年前的交易所技术问题,现在已经可以实现规模量产。

第二点,因为新交易所无法获取用户,就无法获得交易深度。交易深度是用户是否在交易所进行交易的决定性因素。

所谓交易深度值得是有足够的用户能够下单足够多数量的购买和出售订单,在一个交易价格区间内形成市场竞争。而没有用户和交易量的交易所是无法形成交易深度的,我们点开任何一家交易量不大的交易所,就可以看到有很多币种的交易对内购买和出售之间存在很大的价差,甚至某些交易对根本没有交易,这就是没有交易深度的标志。

没有交易深度,在目前熊市市场流动性明显下降的情况下更加普遍,这导致交易所内建好了却没人,生意惨淡。

第三点,目前数字加密货币投资市场已经进入了存量市场,用户增长乏力。新的交易所需要从老牌交易所手中抢用户,但是因为交易所的利益绑定和用户习惯等因素,除非有像FCoin这样级别的利益诱惑,用户很难将资金全部转移到其他交易所去进行交易。而且现在目前交易所竞争过程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相互挖用户,但是却没有创造新的用户。数字加密货币投资更大的未来是增量市场,而不是榨干存量市场。

第四点,交易所的特色功能也没有壁垒,任何新的利好特色会被其他交易所短时间内抄袭。币安曾经靠自己的品牌和用户体验打下了交易所行业的半壁江山,但是这些功能并没有形成壁垒,它所有的功能都已经被其他交易所抄了个遍。而且越大的交易所越不敢上新功能,诸如交易挖矿功能,就有可能会被新的交易所使用后快速上位。

第五点,目前交易所的运营受到政策监管和限制,传统机构在政策不明朗的情况下也不敢轻易入场。目前国内主流的交易所都不敢宣布面向中国投资者,但实际上其主要用户都来自中国,主流交易所虽然禁止了中国IP地址的访问,但实际上仍然开放新的接口让用户免科学上网就能访问,在随时被封、被查的边缘疯狂试探。

第六点,创业者错误地低估了交易所的运营成本。购买一套成熟的交易所解决方案,创业团队需要向服务商支付数百万元的费用。人力成本也不容小觑,一个正常的运营的交易所团队需要30-50人,每个月的运营成本在100万人民币以上,需要日活数万人才能实现盈亏平衡。

交易所新模式能否挽回币圈颓势?

(similar web 网站访问数据统计对比)(similarweb网站访问数据统计对比)

通过这组网站流量访问数据,我们就可以看到,目前主流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流量正在快速下降,这不仅对于老牌交易所来说压力巨大,他们需要留住用户,同时也要保住自己的交易量水平和交易深度。这样的数字对于新交易所来说,非常不友好,无异于从老虎口中夺食。

币圈没有新用户和新流量了!

在尝试了交易挖矿机制之后,不少交易所也开始了多种新的创新来提高交易量和用户量,通过开放合作的方式来吸引流量。目前该模式主要分成两种,一种由大交易所发起,小团队以及流量网站贴牌加盟合作的方式来,新交易所看似独立运营,实际上都是同一套系统的复制;另外一种则是小团队则开发交易系统,将交易接口开放给流量入口,所有流量入口共享系统内的所有交易。

前者中,火币、币安、OKEx都推出了相似的业务。比如OKEx6月19日推出了‘开放共赢计划’,将支持100家交易既挖矿的交易所,只要求交易所团队有自己的域名、logo和运营主体就可以开动,最短只需要1天就能上线。币安也在2天后推出了相似的‘数字资产交易所开放联盟计划’,将支持1000家交易所上线。火币的火币云计划也在8月初正式上线运作,多家交易所已经或者即将开启运营。

大交易所的这种做法其实没有多少技术创新,通过贴牌合作的方式是要保证自己的市场地位,通过降低交易所团队的技术门槛来扩大其品牌的规模,同时小交易所团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创新。

后者以Thinkbit、Bytetrade、0x、Kybernetwork为主要代表。以Bytetrade为例,作为交易技术的提供商,任何流量入口都可以成为交易入口,比如媒体、钱包、社群等,都可以建立交易所,A用户在钱包内下单后,某个媒体App的B用户可以吃单,交易场所不再固定,但是交易市场是统一的。

但是上面提到的两种做法都没有逃出币圈现有的生态格局,仍在是在行业内部竞争、在吃存量市场老本,这对于拓展新用户和开拓新的市场领域帮助并不大。我们希望看的是交易所不断地往行业外延伸,去触及更多的资产数字化市场,让更多普通人了解区块链、了解数字资产,而不是‘榨干’币圈的老人。

然而当前政策依旧不明朗,币改失败被点名,违规违法行为层出不穷,币圈的那群‘精英们’只想着如何收割韭菜,新问世的交易所其实都是‘收割机’。

免责声明:TechWeb.com.cn是一个公益、共享网络平台,目的是为公众提供丰富的资讯,服务社会公众,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 正确性与可靠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数字货币投资存在较大的风险与不可预知性,我们不鼓励任何形式的投资行为。网站发布的共享资讯均来自互联网,用户由于共享资讯而产生的投资行为,与TechWeb无关。

近来,国内外移动电竞玩家和媒体最为关注的赛事莫过于即将开始的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表演赛了。本月13日,此次亚运会电竞表演赛在深圳举行了分组抽签仪式,其中最令手游玩家期待的《王者荣耀》国际版(Arena of Valor,简称aov游戏)亚运会电竞抽签结果揭晓,中国队首轮将迎战泰国!

IMG_256

其实,在此之前,aov游戏国家代表队更是登上央视走入观众视野,透过电视报道表达了为国出征的心声。在8月4日,CCTV13的《新闻周刊》节目深入到了《王者荣耀》海外版训练基地,对aov游戏国家队进行了专门的访问,让更多的观众了解到国家队的训练条件和状态,了解到他们作为电竞运动员的种种辛苦。与此同时,《王者荣耀》海外版中国国家代表队老帅还接受了节目的采访,透过镜头他表达了为国出征的压力与渴望。

IMG_256

在节目中,老帅坦言自己对于成为aov游戏国家队的队员还是很意外的,没有什么心理准备。此次在亚运会这样一个洲际规模的赛场上和来自其他国家的玩家比拼感觉十分不同,和平日里打职业联赛有着很大的区别,心理压力会更大,而正是有了压力,才更加渴望为国出战赢得比赛。

此外,老帅也表示,自己成为移动电竞的职业选手,甚至是成为《王者荣耀》海外版中国代表队队长,除了自身能力的原因之外,更多的是因为生在一个电竞飞速发展的时代,大众对于电竞的“有色眼镜”也逐渐被摘下,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电竞这项事业。而这个时代即是国内电竞行业大踏步的时代,也是中国自研手游电竞事业顺利出海的时代,aov游戏此次作为唯一一款国内自研手游进入亚运会就证明了这一点。

《王者荣耀》海外版通过众多的全球性比赛活动逐渐打开海外市场,先后成功举办了AIC全球总决赛和AWC世界杯,让众多玩家感受到了aov游戏的魅力,在多个国家游戏榜单上的表现也十分亮眼。如今,在全球范围内,海外版《王者荣耀》的注册玩家已经顺利破亿,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爆款手游,有了如此庞大的用户群体,《王者荣耀》海外版能够顺利登陆亚运会的赛场也就不足为奇了。对此aov游戏团队也表示,此次成功入选是亚组委对于中国自研游戏产品的肯定,也是对中国移动电竞行业的认可,让团队倍感荣幸。

此外,《王者荣耀》海外版亚运会电竞表演赛将在8月26日10:00–21:30进行,参加比赛的中国队队员们已经进入紧张的封闭训练阶段,并在8月24日扬帆进军雅加达,希望到时候aov游戏中国国家队能凭借最好的表现,夺下亚运会电竞的首个冠军!

【TechWeb】8月20日消息,据扫黄打非网官网消息,近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部署各地各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网络直播服务许可、备案管理,强化网络直播服务基础管理。

QQ图片20180820165307

通知要求,各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一要按照要求通过“工业和信息化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向各地通信管理局报送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ICP、IP地址、域名等信息;二要对上述信息进行核验,不得为信息不一致、有关部门违法网络直播平台黑名单中的直播网站、APP提供接入服务;三要落实用户实名制度,加强网络主播管理,建立主播黑名单制度,健全完善直播内容监看、审查制度和违法有害内容处置措施。

通知强调,应用商店不得为列入有关部门黑名单中的网络直播APP提供分发服务。(周小白)

以下为通知全文:
六部门联合部署大力加强网络直播行业基础管理
近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部署各地各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网络直播服务许可、备案管理,强化网络直播服务基础管理,建立健全长效监管机制,大力开展存量违规网络直播服务清理工作。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负责人介绍,通知首次明确了行业监管中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应用商店等的各自责任,推动互联网企业严格履行主体责任。通知突出对网络直播行业的基础管理,细化了直播行业相关规定的执行标准,将成为“扫黄打非”部门建立完善直播行业长效监管机制的有力举措,有效防范直播领域各类有害信息的出现、传播。

通知要求,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向电信主管部门履行网站ICP备案手续,涉及经营电信业务及互联网新闻信息、网络表演、网络视听节目直播等业务的,应分别向相关部门申请取得许可,并于直播服务上线30日内按照有关规定到属地公安机关履行公安备案手续。通知强调,为直播平台提供网络接入服务的企业,不得为未履行ICP备案手续、未取得相关业务许可的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提供网络接入服务。应用商店不得为未履行ICP备案手续、未取得相关业务许可的网络直播平台提供APP软件分发服务。

通知要求,各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一要按照要求通过“工业和信息化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向各地通信管理局报送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ICP、IP地址、域名等信息;二要对上述信息进行核验,不得为信息不一致、有关部门违法网络直播平台黑名单中的直播网站、APP提供接入服务;三要落实用户实名制度,加强网络主播管理,建立主播黑名单制度,健全完善直播内容监看、审查制度和违法有害内容处置措施。通知强调,应用商店不得为列入有关部门黑名单中的网络直播APP提供分发服务。

通知要求,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应用商店应立即组织存量违规网络直播服务清理,要求未提供ICP备案手续或者相关业务许可材料的网络直播平台在两个月内补充相关材料。通知强调,对两个月后仍然无法提供相关材料的,要停止服务;对拒绝提供相关材料的,要立即停止服务。

通知在健全网络直播服务监管工作机制方面作出明确规定。一是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应按照许可范围开展业务,不得利用直播服务制作、复制、发布、传播法律法规禁止的信息内容。二是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应按照要求建立内容审核、信息过滤、投诉举报处理等相关制度,建立7×24小时应急响应机制,加强技术管控手段建设,按照要求处置网络直播中的违法违规行为。三是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要求,记录直播服务使用者发布内容和日志信息并保存一定期限。对自身不具备存储能力且不购买存储服务的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不得提供服务。四是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依法配合有关部门的监督检查、调査取证,并提供必要的文件、资料和数据。

通知强调,对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应用商店未尽到许可、备案手续审核及监管义务造成有害信息传播的,有关主管部门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予以严肃查处。